感同身受(2)

脑洞大设定,不要上升真人

前文:1

从半梦半醒中从梦境跌出来像是突然经历了一场自由落体,田野感觉自己猛然陷入床上,他深吸了两口气才缓过劲来。

看窗外的天空还是灰蒙蒙的,刚要亮不亮的状态。门外的磕门声是他坠出梦来的罪魁祸首。他转教练了以后换了小套间,旁边的卧室是明凯在睡。

虽说明凯平时会晨练,不过这么老大爷的作息时间还是不多见的,这个人明明平时知道他的习性就算早起也不会叫他的。不知道这么早是有什么事,田野带着起床气还是不情不愿地起来去打开了门。

“走了,去接新教练”明凯今天意外地精神,甚至带着点兴奋地跃跃欲试

这在一个老年人身上是很少见的,不不不,田野努力打消一大早满脑子环绕的对“老父亲”的吐槽。

好不容易回忆起来阿布昨天是跟他说今早要来个新教练,他昨天被“连接器”的事搞得一直心不在焉,再加上这年头俱乐部里各种工作人员越来越多,看阿布轻描淡写没有多说,也没有和他提让他挪位的事,他只当可能是来个新的青训教练助教什么的,完全没放在心上。

今早这个架势一看,排场还挺大,接个人连明凯都起来了。

不过这还是没能让他提高警惕,不拘小节惯了,他只是对着门口的镜子乎拉了两下头发,扶好眼睛就往门外走。

“哎你等等,你要不还是换件衣服吧。”明凯显得愈发诡异了起来,

田野甚至有点没法确定自己是不是醒了,这个奇怪的早晨更像他做的一个梦。

“接个人而已,有什么正式场合吗?”

“你还是换一件吧。”明凯坚持着。

田野终于还是从衣柜里找了件刚洗完的队服,把自己身上这件压皱的换了下来。

然而还是坚持穿着自己的拖鞋,用梦游般的步伐往门口走了过去。

明凯也拦不住就由他去了,反正之后后悔的肯定会是他自己。

 

这个时间的清晨还透着点凉意,田野刚走到门口就被风吹的打了个哆嗦,

感觉不是什么好征兆,终于清醒了点的田野终于带上了职业选手的意识,抱了臂做出有点防守的姿态。放慢了速度,让明凯推着自己往大门走。

“这么快,已经到门口了吗?”

根据电子竞技时差这个时候应该是空空荡荡的大厅竟然有不少人,

这让田野更困惑了,“到底是谁啊?”

“就看到了,看到了”明凯声音里带着笑,也不好好回答他。

 

其实已经离得很近了,人群中间那个人被围着,只留了个大行李箱在他们视线范围内,上面还放着个书包,田野依稀记得是他们换过几茬赞助商前发过的一款。 在人群中的都是在队伍里待过很久的工作人员和管理们。

答案已经挺明显了,田野下意识想逃跑的后撤路线被明凯堵住了。

只能抱着一丝侥幸接着往前走,尽力想要直接躲到人群后面,希望不被发现。

大概他这几天就是点背,越是想躲,结果隔着一群人正巧撞上了中心那个人的视线。“Meiko”

周围的人自然地让开了,突然就正对上了那个人,在他前面站定着。

这个人啊,田野心里叹了口气,样子和原来他桌上的照片没有什么差别。

只是感觉瘦高的身材可能是在服完兵役后变得更加挺拔了一点。

经历完跨国飞行也还保持着清爽干净,他有点感谢明凯让他换了衣服。

就这样日思夜梦的人出现在了眼前,朝他张开了双臂做出要拥抱他的姿势,

可这样的场景却一点没让他高兴起来,只有内心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着。

他想自己要是个热气球,这会八成已经要起飞了,心里一万只羊驼奔过,

“几年前莫名就和你冷战分手的男朋友,突然出现在你面前,还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要和你拥抱你该怎么办?”

25岁的田野,当着一群人好不容易才忍下了怒气。把本来就不怎么整齐的头发揉的更乱了一些,故意放慢速度踢着拖鞋走了过去。

不过他及时抓住了金赫奎的手,没让他抱到自己。 田野手扣着金赫奎的手,一边暗暗使着劲推开,另一只手在金赫奎背上拍了拍,完成了象征性的“友好”暗觉算是完成了任务。

只有阿布,明凯这几个一直和他在一块的人才大致清楚他和金赫奎之间的事。用略带担心,又带着帮他们拉回红线的关切眼神望着这两个人,其他工作人员只当是在看两个许久未见的好友重逢,都满脸笑意的看着他们。

 

金赫奎也稍稍使了力将田野拉近自己,感受到田野的抵触,也没有强迫他什么。 

于是两个人只是轻轻碰了下肩,就算完成了这个客套得像两国大使会面般的拥抱。大概是因为心理作用,田野觉得后脑勺做植入的那块又开始不舒服了,隐隐有种发热的感觉。

虽然他们本来应该已经断了“连接”,但事实上田野对于金赫奎情绪的感知并没有完全断掉过。按理说曾经的信号转换装置已经被销毁了,不过他还是能隐隐感受到一些他的情绪。大多是在他情绪波动比较大的时候。

刨除他们曾经一起装过“连接器”这个事实,

这个情况有点像心灵感应。

像是他们曾经在一起那段时间唯一留下的,不同于他和任何其他人之间的一些联系。

人们总对不可测,说不明的东西着迷,比如缘分啊,怎么就遇见了这个人,怎么就喜欢了这个人的玄学。

不过现在科学似乎可以解释得了一切,就这么剥去了那些甜蜜的神秘感。

因为“连接器”,他对于金赫奎这点奇怪的感知也变得更像是一个事故装置造成的后果,没能给他留下任何暧昧想象的余地。

不过感情这种事,能理性地讲大概就不叫喜欢了。

比如田野现在,他不管再怎么催眠自己“我已经和金赫奎没有关系了,他只是团空气,只是个我不熟的新员工”,他还是不能摆脱一旦瞄到只隔了一个过道那个人,他胸口就涌上来的闷气,像肺里面突然塞了个棉花团子。

闹心。

田野实在受不了旁边这个“只要存在就对他构成骚扰的人”,有点忿忿地按掉了显示器开关决定回卧室补个觉。

 

他们刚装上连接器的一段时间里都经历过不适应,在后来连接器技术被更广泛应用以后,这段不适应期被神经学家成为“意识过剩期”。

一个人的脑子里突然多了另一个人的情绪不是件简单的事。田野那段时间感到自己的大脑不堪重荷,每天好像都在经历不同神经递质对撞,常常突然会觉得自己有点晕。

他和金赫奎一起去了训练课程,慢慢学会控制分辨来自对方的情绪信息,还有利用这些来一起配合。

那阵他们的配合,还有默契程度真的是突飞猛进的。田野暗自里觉得也不全是因为这个叫“连接器”的装置,他们本来就是可以这样的,只要经过训练相处什么的。

17岁的田野对于那时自己认为的事还是深信不疑的。

他训练后有点累,半躺在金赫奎床上就不想起来了,边玩手机边跟金赫奎叨念。

金赫奎听完放下手里的手机,伸出手来抚过他的头发,揉乱了他手感很好的细软头发。指尖滑过脑后的那个刚愈合不久的小创口,痒痒的。

“是啊,因为是meiko啊。”

他觉得脸上开始烧了起来的时候,金赫奎正巧俯身下来轻轻抱他,还带着点汗,脸上凉凉的就蹭了过来。

却没怎么起到降温的效果。反而浑身都开始热起来。

 

田野大半夜醒过来,起身去换了短裤。

重温这种十几岁时候经历的尴尬,让田野庆幸现在自己是一个人住的。

不知道是因为金赫奎突然来了的缘故,还是这个奇怪“连接器”之间的感知,以前的记忆突然在梦里特别真实,而且已经连着两天都梦到了之前的事。

大概因为白天睡多了,田野这会一下子睡不着了。

干脆直接去浴室洗了个澡,又从寝室里跑出来想找点吃的。

他的胃不太好,吃多了也容易消化不了,所以一直属于少食多餐的状态。

原来在打职业的时候,还是有一群伙伴不睡觉练习,大半夜一起叫夜宵的习惯。

现在队伍训练时间规律了不少,凌晨三点这个时间,训练室里只有一两个作息不好的夜猫子。已经没人和他一起找吃的了。

他在厨房里逛了一圈只找到一包已经打开,有点发潮的饼干,让人没有食欲。

无奈肚子又饿得隐隐有些难受。

 

“饿了吗?”身后突然有人用韩语问他,

被吓到了,田野身子一僵,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不说之前几年

今天不久前他还听这个声音跟他打招呼,说办公位置就在他旁边,只隔一个过道。

房间也被安排在了和他同样的套间,几乎是紧挨着就在隔壁,以后是邻居了。

还有,刚刚梦里也出现过。

这样想起来,田野感觉自己脸又有要红起来的趋势。明明是心里该讨厌的人,却又成了自己的春梦主人公,偏偏大半夜还在他身边出现。

最近这个日子过得很不太平啊。

 

金赫奎知道田野有半夜觅食的习惯,他能学会一些厨艺也主要是因为这个。

他做饭的起步基本是从怎么给田野泡面泡的更好吃起步的,到后来开始学会煮面。该煮几分钟,什么时候往里面磕鸡蛋,放点什么配菜比较好吃。

连辣椒料包放多少量他都是控制好的,因为放太多了怕对他胃不好,放少了那个小崽子又嫌弃没味道。最后还会在辛拉面里放上半片芝士。

结果当年入伍的时候,他有名起来不是因为原来是个职业选手,而是因为他是所有新兵里部队锅做得最好的。

 

金赫奎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自然而然地去找橱柜里的厨具,

田野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也没拦着。

等他看到金赫奎不知道从哪拿了包辛拉面回来,内心其实已经不是很想阻止他了。

他本能地怀念起以前吃过的味道。

虽然嘟囔着“不用了,不用了”,但是完全没有要走开的意思。

金赫奎心里冲上来点幸福感,面对最原始的食欲的时候,田野还是和他以前的样子一样。

他刚到时,田野刻意的疏离让他很是担心,现在稍稍松了口气。

那时候他连工作台上的东西都没收拾好,坐下来,田野人就已经直接跑了。

似乎是一会都不想在他身边待着。

看他现在这样,满足的情绪像是投进脑海里的一块石子,扩散出一层层漫开的涟漪,顺着锅子里冒出来的热气氤氲出一种在家里般的温馨。

也不想细究这种情绪是来自哪里的了。

他用筷子翻挑着锅里的面,不自觉得嘴角上扬。

田野只是安静在旁边站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明明是之前就改掉了的习惯,却又开始啃起了手。

 

放进料包以后,面的香味已经溢了出来。

等了一会,他关了火,称出来一碗给田野,田野却没接。

似乎是从被食物香气的蛊惑中清醒了过来,突然改变了心思,又拿起了之前被随便扔到一边的那包饼干。

“你吃吧”,他迅速去接了杯水,跑到一旁的餐桌坐着玩手机去了。


金赫奎犹豫了一下,重新去拿了只碗,分了一小部分出来。

把比较多的那碗放在田野面前,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把筷子摆好让他一起吃。

自己拿了称得少的那碗先开始吃起来。

看自己不再应该是没有在注意他了,田野小心翼翼拿起筷子吃了起来,鼓着腮帮子的样子很像是在偷吃坚果的松鼠。

金赫奎低头,心猿意马地把碗里本来就不多的面捞完,

还没等他再抬头看田野,就听到田野放下了碗。

他似乎是吃得很急,嘴里的面还没完全嚼完咽下去,就匆忙站起来含糊地说了声

“谢谢”。

显得有点突兀,没等自己回答,就迅速地跑掉了。

让金赫奎觉得自己像是惊到了小动物吃饭的野兽,有些别扭。

他把锅碗都放进水槽里,想起来以前田野总是让自己帮他做这做那的时候

去帮他倒杯水,拿饮料,拿外卖,自己则常常拿着故意不给他,逗他玩,

“你要说谢谢的啊,我是哥哥,都帮你做事了你都不说谢谢的吗?”

这种时候田野都会撒娇耍赖,不肯说,最后跟找借口跟他解释,

“关系好的人都不用说谢谢的,知道吗?这是这边的传统。”

亲近的人之间是不需要“礼貌”和客气的,虽然不知道这是哪里的传统,不过这可能是田野的传统吧。

他想不起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田野没再跟自己说过“谢谢”了,

时隔多年,他得到以前一直没要到的感谢,心里却只有涩意了。

突然感觉到刚才吃下去的面里像是放了什么没熟的东西,嘴里泛起了些苦味。

关掉水管,他叹了口气,留下水池里的碗筷直接回了房间。

 

------

写得有点肝疼,没有好好捉虫,多包涵啦

  


 
评论(22)
热度(51)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