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同身受(3)

设定有点多 过渡节有点乱

因为迟到了 就先放上来啦,大家如果觉得乱 还会好好修的

带点多萝 写到自己有点懵2333333



这是田野跑得第五千米,他面前的屏幕界面这样告诉他。

有的时候他会觉得有点想笑,尽管在现实中他连跑个五百米都会喘的不行,

但是在这个游戏中他从来不用去担心这些,还可以通过选角不同来变换自己的形态和技能。他刚从支援完明凯,在努力地快速赶去找金赫奎。

近期游戏的改版又提高了体验真实度,他跑过丛林里的草丛和树木甚至可以闻得到泥土的味道。

这是他在真实生活中久违的味道,氧气比例变高的空气让他头脑更清醒了些。按照他的地图追踪他应该是已经离金赫奎很近了,然而视线里还没有他的影子。

“金赫奎”他声音还没落下,对面的攻击就先一步到了。

他的衣服被拽了一下,田野借力正好躲开在阴影里对面布下的陷阱,看这样的状况刚才他要是迈进去,八成自己现在已经没了。

他被金赫奎拽到旁边围墙挡住的死角位置里,他才来的及长舒一口气。

金赫奎抬手压着他的头用力揉了揉,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又不小心,你。”

“不是知道你就在附近吗?”田野不大好意思地撒娇反驳。

金赫奎扯他衣角的手还没放下来,正好就像揽住了他的腰,对面的人还在附近转悠没走开。另一只手,手指突然伸过来,碰了碰他的嘴唇示意他小声点不要说话。因为角色定位的关系,金赫奎在游戏里面用的角色模型是女生,手指除了没了鲜明的骨节,和现实中金赫奎的那样又细又长,指尖印在他嘴唇上有点凉。

大概是在游戏中,两个人都是虚拟模型容易让人模糊了现实中小心翼翼保持地安全距离,田野在游戏中的模型并不是人类,而是个类似于精灵的小怪物,个子也偏小,毛茸茸的。

田野怀疑当初游戏设计师这么设计这个角色是因为自己家没有宠物,无法体验撸猫的乐趣,于是设计了这个角色,想到游戏里来找让寻幸福感。

田野被随便碰了气鼓鼓的样子,转化到这个模型上一点威慑力也没有,虽然金赫奎在现实中也不会感到有什么威胁。只不过这样一来,更是显得可爱到有点好笑。

田野一抬头,就看到因为所在隐蔽角落怕被人发现,所以离得特别近的一张脸。噙着一丝笑,顾忌他的情绪却又没有完全笑出来,配着现在游戏中小姐姐的人物设定,是帅气又带了点性感的样子。田野有点要被秒掉的感觉。

他终于后知后觉地了解到,这个游戏为什么男生喜欢带妹。

而女生会喜欢上一起打游戏的男生。

偏偏他脑子里出现的,让他觉得心动的,不是游戏模型女孩子笑容好看的样子,而是金赫奎的脸。

没什么人注意到的那片墙影中,有四月的风吹过去了。

 

田野坐在分析桌前,看着以前的训练记录就这么发起了呆。

他记不起来具体时间了,这场训练赛大概是他们一起开始搭档不久以后一起打得。

他看完一局数据没记下来些什么,倒是回忆起了自己以前打比赛时候的状态。

资料库里还保留着当时第一视角的很多比赛记录,因为是主视角的VR记录,就是一个游戏内记忆记录资料,谁做错了什么,甚至在其中的走神和情绪,在游戏中发生了些什么一翻便知。他们比赛打了几年了,一局下来大部分时候谁有失误心里都很清楚,所以会翻以前记录的情况并不多。

在金赫奎走了以后田野就更不喜欢看以前的资料了。今天会看到以前的东西也完全是巧合。

最近金赫奎回来当教练以后,事实上田野自己的教练工作是清闲了不少,却增加了不少翻译工作。

金赫奎一直是大部分Z国语都听得懂,自己却不太会说。这几年俱乐部的整体趋势是外援越来越少,而且E队后来引入的外援是个假的外国人。

逼得本来就不多的翻译基本都转去做管理相关的工作了,平时事一多了就没办法帮金赫奎当翻译。事情就交给了田野。事实上,田野会的K国话并不多,大多是凭着和之前很金赫奎配合过的默契。两个人交流却是也增多了。

另一方面,田野也同意了接这个翻译的活,是因为他的好奇心。

他不知道金赫奎是为什么要回来的。在五年多以前金赫奎走的时候,他就明确地了解了,金赫奎在这里所留恋的东西并不多,比起所有的一切他还是更想赢,何况他家也不在这里。

在和自己断掉联系之后,可以说他和这里的联系更是少之又少。

田野实在是没想通,金赫奎这次是为什么会选择在服完兵役以后重新回来的?

他也问过阿布和明凯,“八成是想和继续在一起喽,想要找你,才回来的。”

阿布是这么跟他说的。

明凯不说话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发。田野是不相信的。

除了他没有人完全知道他们是怎么会分开的,或者说田野都不完全清楚。

 

明凯其实问过他,怎么就和金赫奎断了联系。

田野轻描淡写说出来,就是距离嘛。

有一天他没再问“你在干嘛啊?”

而他也没有主动去说,然后就这样断开了。

 

事实上,他们都没有承诺过对方什么。

他们都做过太多其他的承诺,

“我要赢,我要证明我是最强的…;我要成为世界第一…;我要拿冠军” 种种这样的誓言。

所以他们无法再为对方做任何其他承诺了。

如果真的有,那些承诺是要被排序的。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从没说过“会永远喜欢对方”或者“要一直在一起”这种话。

因为他知道,一旦说了出来,它们也只能被排在第二位,在“赢”之后的第二位。然而他们从来也并不想让对方当第二位。

 

他刚刚看得资料影像是他从金赫奎的桌子上拿来的。

金赫奎在看他以前比赛的第一视角。田野更加困惑了。

他不明白金赫奎为什么要看这些,如果金赫奎是真的在乎他,为了复合才回来的,当初他们突然不再联系又是因为什么。

他讨厌当个被蒙在鼓里的当事人,如果这一切都毫无理由,完全随金赫奎任性的心情。那他不知道现在又有什么继续下去的意义,原来他觉得自己不需要安全感,现在想起来只是那时候以为自己拥有的很多。

 

田野还是把那场比赛资料看完了。

那场训练赛他们是和VG一起打得。是几年前的VG。

当时VG队里也有转过去不久的K国外援,是金赫奎的朋友。

赵世衡和崔仁奎刚拿完世界冠军不久,他们两个人默契地埋伏和蹲人每次都出人意料,几乎没什么人能逃得过。

游戏外,两个人则是对他很好的哥哥。

很长一段时间里,没什么人能打赢他们。那次他们训练赛也只是侥幸赢了一小场。

田野还记得当时赛后讨论以后,金赫奎跟他说“好羡慕他们啊”,那时候眼底闪的光。

那时候,他的梦想还没有世界冠军那么大,他刚从不知名的次级联赛转过来,去参加世界赛听起来已经足够令人兴奋。

不过“梦想”这种东西是个传染性十足的毒品,周围的人中毒越深,传染性就越强。有金赫奎和明凯两个人绝对是有足够的感染力了。

他们眼里的光,总是想让人抓住。

 

 

看完了金赫奎桌子上的资料,他还是对金赫奎的目的摸不着头绪。

田野叹口气,关掉机器准备回寝室,结果在门口碰到正要找他出去吃饭的李汭燦和赵志明。两个八卦的人听说了金赫奎回来的事,来找他探消息。

 

他们去吃了烧烤,嘈杂热闹和碳烤的烟火气好像是心事最好的掩饰,

有些话可能不知不觉就说出来了,觉得太吵也不会有人听清,反而说得安心。

吃烧烤吃到一半,李汭燦操着点说不上来是哪的方言口音小心翼翼问田野,

“你这是要和金赫奎复合了吗?” 

“你在说些什么?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过”田野啃着嘴里的烤串,面目表情的怼回去。

“得了,虽然你俩没有明说,谁感觉不到啊,别装了你。”

“赵志明,你这个畜生。”

田野应对不了两个人的一唱一和,选择一门心思埋头吃东西。一脸“心情不好,别来招我”的表情,暂时让两个人稍微退让了。

“你们还是复合吧,你不是一直等着他吗?连一起装的连接器都舍不得摘。”

“他可从来没跟我说过要复合,他明明是来当教练的。”

“你算了,他在K国哪个队不能当教练,非要跑到这来当教练。他还没和提复合吗?”

田野不说话,继续吃。

桌子上的菜还没上齐,看田野这个架势,再吃下去一会桌上的东西都要被他吃光了。

“你知道最近又有像连接器一样的东西了吗?”李汭燦想着法把话题差过去,以保住他和赵志明今天晚上的晚饭。

“是只存在在游戏里的,暂时性外接的,而且反馈也不怎么好。是个试验品。互动性,梦境编辑类体验。”

梦境编辑类体验,是几年前出现的新式体验类游戏。

一开始是作为神经领域的突破性研究而推广的,比起VR显得更加真实。体验者处在阿尔法波浅度睡眠中,原理像是催眠,这个阶段的梦境是可以通过短频脑电波刺激被编辑的,而体验者在梦境中会完全相信自己的经历是真实的。

一开始主要用于心理治疗,帮助战后创伤患者和恐惧症患者做康复治疗。

最近,技术被一家游戏科技公司购买了。

要开发所谓“更真实的游戏”,现在看来可能是觉得一个人玩会比较单调,想要开发多人模式。

田野不怎么喜欢这样的“突破”,这些“实验性科技”的后果还完全不可预知。比如现在还在他身体里的连接器,他也不是没想过拆除。

但就是一直拖着了,带着奇怪的后遗症,拖到了现在。

 

结果饭吃到一半,李汭燦因为俱乐部突然有事被提前叫走了。

他们几个中,只有他现在还会上场,听说是选手注册之类的事。

赵志明把盘子里从田野手里好不容易抢下的饭菜端给他,让李汭燦急急扒拉了两口后,就匆忙地跑走了。

“跟你说,他有段时间喜欢过你。”

赵志明不是人起来,连自己男朋友都不放过。

“但是后来看到你有后遗症却还不拆连接器就放弃了。”

“那你是不是该感谢我?这顿饭你请了。”

“我是作为朋友替你可惜,错过了这么好的人,你跟你港,现在他对我可好了。”

“你可算了”

田野扶着头叹气。这两个人一天不打打闹闹就不能活的日常没有人不知道,不过感情倒是越打越好了,现在跑到他前面来秀恩爱。

 新的肉上来了,在烤盘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说实话,你怎么一直没拆呢?突然说起来了。”

今天提起来了,爱萝莉突然止不住地好奇

“….因为他也没拆啊,我能感觉到,他一直没拆。”


 
评论(20)
热度(41)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