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同身受(5)

不要上升*3

未来电竞背景 有黑科技

previously on 拖更太久 : 4


在厨房里,锅中的粥翻腾着冒出热气,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

这是他在自己20岁以前都不怎么感兴趣的一种食物,

然而这一年多的恢复期,却成为了他的主食,甚至做得也越来越好。

主要因为他对所有食物都兴趣寥寥,没有食欲,而粥是吃起来最方便快捷的。

他甚至不需要咀嚼,只要等着它慢慢带着热气暖到胃里,身上也会暖起来。

这种感觉让他想起他和田野拥抱的时候,但是那种悸动却无法复刻得出来。

或者说是他无法感受得到。

 

他的“失感”是从入伍不久以后爆发的,其实在之前也有过初期症状,

但是他忙着训练比赛,所以都没有太在意。

金赫奎从开始当职业选手以后,就被人取了外号叫“羊驼”

羊驼心态容易炸,是这个游戏电竞圈里大家都知道的事,当然这样的选手也不算少。甚至因为比赛当着大家流过眼泪的选手也不止他一个。

但是突然因为这个被针对也是圈里常出现的节奏点。

却也正赶上了随着情绪抑制药物的出现,

情绪的必要性突然成为主流媒体的大热讨论课题。

“现在需要的是冷静的人,没有人希望在办公室看到人哭,在会议上因为愤怒破口大骂,在考试中因为焦虑发挥失常。这些都显得非常不专业,不成熟。”

电视中新闻主播陈述着大家都觉得理所应当的口播,

“是的,我们都在学着更好的抑制自己的情绪,随着抑制剂的产生现在开始有人质疑是不是情绪是过去生物进化的遗留物,它对我们的负面影响大过于正面吗?

在绝大部分时候好像是这样的呢”

 

那时金赫奎所在的韩国队伍在快进入季后赛时经历了四连败,

他们是刚组建不到一年的队伍,五人风格也略有差别,才磨合不久

突然在电竞论坛的一个分析贴提到他的情绪化也是不稳定因素之一,

后来被更多的粉丝和媒体带起了节奏。

努力忍住不去看,还是会因为压力而失眠。

夜晚的黑色带着钩子,把人拉向更暗的死胡同里,他突然看不到别的了。

两周后,金赫奎第一次走进药店,买了他的第一盒情绪抑制剂。

没有告诉田野。

 

 

就像酒精可以让人放松,更轻易地表达情绪。

也有物质可以让人更谨慎,紧绷。

对金赫奎来说就像咖啡因一样,情绪抑制剂成了需要提高专注度时的选择。

需要的处方教练帮他问熟悉的医生拿到了,金赫奎成了这种抑制剂的长期稳定用户,甚至在后来比赛时,有点习惯性依赖。要吃一颗才能安心上场。

一段时间后论坛里的风向变成了,

“金赫奎选手在连败后浴火重生,成为了冷静的代名词。“

那年他们也顺利进入了季后赛,差点夺冠。

 

“嘭”地一声,田野进来地有点急,把他的回忆打断了

田野来得比他预计得早,金赫奎甚至有点担心田野不会过来。

“还要一会,你等一下。”金赫奎语气温润,像是想安抚急喘着气的田野。

温柔地让他喘息间一呼一吸的声音都被放大了。

过了一会金赫奎才鼓起勇气抬起眼看田野,

他想要找到的和他亏待的是同一个人,

最让人害怕面对的是所爱之人受伤失望的眼神,尤其还是那么好看的眼睛。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眼睛里正装满脆弱,它们和蒸上来的水汽一起挂在他的睫毛上蒲扇着摇摇欲坠。

田野叹口气,迎接金赫奎的不只是田野的回望,还有一个拥抱。

拥抱不仅仅是温暖,它带着曾经熟悉的味道,桨一般的推着在船上的他。

水面下映着的是无数个一起醒来的清晨,和入梦前下意识抱住的身边人,

在那些他们沉到底之前,他划过去,去找那个人。

 

“补给你的,”田野的声音里还带着一点赌气,一戳就破的冷漠,

身子却柔软的又靠近一点,贴得更紧了一些,“你之前重新回来时的拥抱。”

金赫奎说不出话来,后悔和歉意是无声的,说什么都怕打破无条件的原谅。

田野的下巴蹭过金赫奎的颈窝附近,碰到了他之前没注意过的一条细链,

下面的链坠被带出来,田野低下眼看到和他桌上相同的金属标签

上面也是刻着一样的数字“00068”。

“你到底怎么啦,金赫奎,你之前都在干嘛啊?”

田野吸吸鼻子,声音有点闷,

问出来就是两三个字符,甚至只是一个问号,

他空缺的一点一滴也随着日子累计,攒成一片他一无所知的迷雾。

 

“给你,”冒着热气的粥摆在桌上,“对你的胃好。”

金赫奎说

 

 

赵志铭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因为李汭燦还会上场,参加训练赛的关系,有时会有计划外的训练。

他把旁边床上被匆匆着的衣服叠好。随便打理了一下就去了训练室。

训练室旁边的OB间里播放着现在训练赛中游戏画面,

上面和李汭燦在配合的是个新人打野,也是个韩国人,很年轻脾气很好,

会乖乖叫他哥,绝对不敢因为“粗心”抢他资源,就算李汭燦被对面抓了,

也还会跟他道歉,“对不起,哥我来得太晚了。”

他看到小打野悄悄卡着迷雾中摸到对面野区里第三次抢了对方的红buff,

顺便放下两个陷阱,这次选择在旁边的草丛安静埋伏。

李汭璨靠到旁边他百米左右的地方,在附近来回和对面的中单周旋把对方逼走,也方便一会过去支援。

赵志铭知道这局训练赛差不多结束了。

哎,这个游戏真是没什么意思。

他还是去找田野好了,不知道这个人经过昨晚的被表白后怎么样了。

 

有人告诉他是生活就一定会出现裂痕,我们添补的方向决定了未来的生活轨迹。

而赵志铭一直不知道怎么添补或者绕过那些裂缝,

就像他明知道会踩空,却还是固执的一次次踩上去。

他明白,却也不知道自己这种“不当人”“活得十分不谨慎”的自毁倾向是从哪来的,

说不好呢?说不定裂缝里更有趣呢?

我不拿了他的蓝怎么知道他喜欢我,喜欢到不会真的生我的气。

不去嘲讽田野就不能逼他承认他自己还喜欢金赫奎。

活不活着好像没那么重要,明明活得真实点,刺激有趣才更重要。

这些人怎么就不懂得生活的乐趣呢。

他一面感叹着,正面就撞上了刚从金赫奎房间走出来的田野。

 

这什么情况?!现在才上午10点,对于电竞人来说这一般意味着清晨,

于是赵志铭迅速摆出一副了然“你才和人家复合一天,就和人家过夜了”的样子,微妙的笑着用“怎么这么没有底线,恭喜你长大了”的奇怪欣赏眼神看着田野。

果然他欠揍的姿态,在他的问题还没有说出声前就被田野捂着嘴,拖到了一边。

“唔唔唔。。。”赵志铭的挣扎因为战斗力低下抵抗无效。

一个人最难受的不是他死前还没有知道八卦,而是死前知道八卦却没来得及传播。

 

“就这么和好啦,进展这么快的?”走出宿舍区,赵志铭重新恢复自由呼吸的权利,气还没喘匀就着急地问。

“你别瞎说了,没有的事,盖棉被纯聊天你信不信啊?”

赵志铭翻个白眼,气到吐血。

“你知不知道金赫奎这两年怎么啦?”

“你不知道我能知道,你以前不是还说就算知道也不要跟你说。”

“不是,他这两年好像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具体情况他不好好跟我说,说也说不清楚。”

“那你俩聊一晚上是聊了点啥?”赵志铭用眼神在说“你们睡了还要瞒着我”

 

事实上田野也无法说清楚他们晚上到底聊了些什么。

他觉得更像他们在努力熟悉彼此,或者说把以前两人相处时的自己和方式找回来。

金赫奎和他说粥就算再怎么好喝也不如炸鸡好吃,他记忆里炸鸡是很好吃的,但是他说他已经很久没有再有过那种感觉了。

说着眼睛里透出中怅然的失落,金赫奎眼睛不大但睫毛很长。

慢慢垂下来,田野看着还是心疼了。

怎么韩国点不着炸鸡了吗?

说好的遍地的炸鸡和啤酒呢?

没有钱吗?我要给我家AD买一车,田野这么想。

他还是不懂,到底出了什么差错,但是他只想补。

田野幻想过金赫奎和他分开后过得很好的样子,他可以过得好的,

好到下一次自己见到他要拼命努力才能显出自己也过得差不多好。

偏偏金赫奎没有,可他却不想幸灾乐祸,只想抱他,最后却还是一勺勺喝粥。

想起来,他最后一次和金赫奎一起吃饭是在金赫奎的家里。

----------------------

因为发了吐槽 来更文体现正能量

这么点字竟然我写了快半个月,中间还卡住很久,

这段时间里驼还真的喝了粥哈哈哈哈

我是预言家,我有一千个拖更的理由

 
评论(14)
热度(42)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