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是直的怎么恋爱 4

不要上升真人*n

来填坑 



田野觉得自己头脑里刚刚发生了一场小型爆炸。

他刚刚吃惊地看着具晟彬突然袭击亲吻了陈博,然而陈博却十分镇定,看样子也不像被酒精拉低了反应速度。只是冷静地把具晟彬推开,再一个顺手擦掉了脸上留下的酒水混着口水的湿印子,而周围的同事们对此也都视而不见。

陈博意识到田野是这学期刚来的,没见过具晟彬这幅阵仗,才解释了他只要醉了就是这样子,看到谁都抱着亲他们已经习惯了。

这么说着,具晟彬被转移了注意力,看向了田野。田野后颈的汗毛竖了起来,隐约察觉到了将要到来的危机,看到具晟彬张开双臂朝他抱过来的攻势,站起来就往后跑。

好巧不巧一头撞到了从卫生间回来的金赫奎身上,田野晕里晕乎生怕被具晟彬抓到强吻,一时也没注意撞到的人是谁。

金赫奎被田野撞得肩骨隐隐有点疼,但是最近一直都躲着他的人现在突然跑到自己身边,他猛地竟然觉出点高兴来。

一抬头再看到追过来的具晟彬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个哥有耍酒疯了,顺势就把田野搂住了。

他比田野高出小半个头,把他翻过来,自己的胸贴在他后背上,双臂抱住田野的两只胳膊,手搭在他腰上用一种亲密的姿态架着他,这样下巴正好蹭在田野的耳廓上,

“别欺负我们meiko”金赫奎其实也有点喝多了,

靠得太近喷出来带点酒精味的热气划过他的耳朵,田野的耳廓瞬间就烧了起来

“我的脸看起来一定很红”,他这样想着怕被看出不自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然而被自己喜欢的人圈在怀里,又让他完全平静不下来。

刚才那多半杯啤酒好像发挥了作用,被他的体温蒸腾扩散了。

他现在非常想抱回去,对于刚刚具晟彬出格行为的恐惧被他忘了个一干二净。

他满脑子里只有

“如何能在大庭广众下抱住金赫奎而不显得尴尬”

“两个男生喝醉了搂搂抱抱一定是正常的”

“现在大家不会注意的,快上”这种奇奇怪怪的念头

 

会有这样的纠结是因为他还不够醉,

具晟彬没有放过他。在他被金赫奎控制住,发蒙的状态下,具晟彬把握住了灌酒的好时机,

趁他在内心小世界矛盾的时候,猛往他手里塞酒瓶。

田野就这么被金赫奎搂着,慢慢挪回了座位,紧挨着坐到了他旁边。 

田野相信爱可以发电了,离得金赫奎太近,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麻麻的,

连带着大脑也断路了,一杯接一杯,把别人倒的酒都喝了。

他依稀还有意识的时候,还记得金赫奎好像也喝了不少了,两个人东倒西歪互相靠着。

慢慢酒劲儿上来,晕里晕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他醒过来,发现自己是在金赫奎床上的。虽然只有他一个人,但是自己旁边位置床单皱皱巴巴的样子,证据确凿告诉他:自己不是一个人睡得。

明明自己的床就在不到两米的旁边,田野有种咫尺天涯的感觉,头疼。

自己是不是在金赫奎醉了以后对人家做了什么。。。他想了想具晟彬醉了以后乱亲人的样子,不寒而栗。

田野内心发誓,自己一定不会乱对别人耍流氓的,真的耍了肯定是对金赫奎,

“就算是流氓,宝宝也是最专一无辜的那个。” 

他把金赫奎的床铺好,沉痛的想,就是会不会这个流氓耍的有点大。

关键是,气死人了,是不是睡了自己喜欢的人都不记得。

更关键的是,如果真的睡了男神这么幸福的事,一觉醒来连是什么感觉的都不记得了。好冤啊。 

他花了比平时长一倍的时间做准备,去实验室,当然主要是用来做心理准备了。

在无意识的情况下,顺便把金赫奎留给他的早饭吃了个精光。

到了实验室看到大家都是平常的样子才稍微放下点心来,这帮人昨天还喝疯了一样,今天转眼又开始一本正经做项目了。田野是服气的。

田野的工作卡在一个小地方,跑程序跑个半天总有个错误,这么过了几次。

他心思不宁的查不出来放弃了,干脆决定把这部分重写一遍。

可能是他经过昨天的事神经过敏,他总觉得有个人经常看他。他没胆子直接去瞪金赫奎,只好一直拿后脑勺对着金赫奎的座位的那边。

瞎猜着自己的后脑勺要是靶子, 估计已经插满了金赫奎的目光之箭了。好不容易过完一个没有效率的上午,挨到中午田野就赶紧一个人跑了出去。

他总觉得实验室里的人都知道什么他并不知道的事情,而且还是关于他的。田野发誓自己再也不要喝多了。

想了想这么躲着啥都不知道也不是办法,田野只敢偷偷给明凯发短信。

田野:昨天我喝醉了干啥了吗?

田野:我总觉得今天我在实验室的时候大家气氛怪怪的。。。

老父亲组长:啥?

老父亲组长:你昨天就喝睡着了啊,我们和你室友一起把你拖回去的。

田野:就这样?

老父亲组长:那你还想干啥?

两分钟后

老父亲组长:等等,你是不是干啥坏事了? 我们送回去你以后你和金赫奎打架了?

五分钟后

老父亲组长:你怎么不说话? 真的打了?打伤了?你又打不过他,是要造反吗?

老父亲组长:伤到哪里啦?怪不得金赫奎看起来也不太对劲。

田野看着没完没了跳出来的提醒放弃了回复,明凯这个人话痨的毛病又犯了不知道在瞎想些什么。

理论上应该是没发生啥事,怎么感觉自己和金赫奎之间的气氛还是有点奇怪。既然不是当着所有人丢了人,那还是找时间单独问问金赫奎吧。


金赫奎心里是有点自责的,他知道田野发觉气氛有点不对,所以一整个上午也都没有来找自己单独说话。

不过他自己现在自己脑子里都还捋不清,感觉也没办法向他解释些什么,或者说还没有那个自信表白。

想想这样的事,放在几星期前绝对不会成为自己发愁的理由。要是有喜欢的人就那个人说,这样的事金赫奎觉得是理所应当的,为什么不呢?

金赫奎会没有自信,这种事是没什么人会信的。

但是现在那种“万一对方不喜欢自己,最后连朋友也当不成” ,他对于这种可能性的恐惧比自己的任何自信还要强烈。

田野不只是朋友,还是工作上特别契合的伙伴,还是很棒的室友(除了犯鼻炎偶尔呼噜声特别吵的时候。

不过什么样的事好像都不是做昨天那样的事的借口。

这么想着,昨天的画面就又在脑子里跑了一遍。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里本来就有过计划,被他引着,田野被大家拖到了自己的床上。鞋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踩开了,鞋只是松垮垮的套在脚上,也被脱了下来。

其他人着急着回家休息,或者接着去下一个地方玩,看着完成了任务就都巴不得快点跑。

“你不去了吗?”具晟彬显然是忙着去喝下一摊儿,只能希望陈博拦着他了。

金赫奎一幅拿他没辙的样子摇了摇头。

“那你要照顾好弟弟哦”具晟彬挤眉弄眼的样子,明明正常的话也让金赫奎心脏被突然挠了一下一样,痒痒的。

门被重重关上了,世界都安静了,只有他们两个。金赫奎松了口气,可自己能感觉到心跳明明更快了。

他发誓自己不是故意的,还是习惯性地就躺到了自己的床上。

田野的鼻息就在耳边,还有有点重的呼吸声音,对他来说是有点暧昧的声音。

隐约感到旁边有人,田野轻轻哼了下,往边上挪了挪。

金赫奎正好可以翻过身。能更仔细地看他。

离得这么近,脸上还是看不出什么毛孔,这么大了还是像小孩一样,看得到一层小绒毛。还因为喝完酒,泛着红,还有点微热。

金赫奎被酒精带了节奏,也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只觉得自己的嘴唇贴在光滑柔软的触感上。吸入的空气中也都是田野身上熟悉的味道,他的神经兴奋有困倦地紧绷着。这样是特别喜欢的感觉吧。

他知道自己滑过了眼睛,睫毛,还微张开地唇廓。

他深深吸了口气,清醒回来了一点,可是意识还是一团浆糊。

这样的情况从他昨晚过度紧张在田野旁边睡着后,持续到了现在。

他要做些什么,怎么做,他问自己,怎么做就能这样再来一次。

不,不是,应该是以后都能这么做。

总被当成天才理科生的金赫奎第一次发现有自己解不开的题。



下次要更完!!( 无力的。。。。




 
评论(12)
热度(40)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