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话

一个脑洞

小学生文笔求不喷

全是脑洞,不要上升真人。。。

---------------------------------------------------

童扬站在窗边深深的叹了口气,刚才竟然没有忍住情绪哭了出来。因为有点感冒头还是晕晕的,巴黎冰冷的空气透过窗子开的缝吹进来让他感觉稍微清醒了一些。 输了啊,也不是没输过怎么就哭了呢?童扬想着刚才的失控淡淡的苦笑着,是因为场上的不是自己吧,就算知道自己状态不好还是会遗憾吧,就算知道刚才AJ没有表现不好,还是想刚才如果是自己会怎么样呢,还是会忍不住这样想。能做的只有让自己赶紧恢复到最好的状态吧,童扬握了握拳头还是感觉有点无力。

然后扭头看到明凯慢慢走了过来。

“感冒没好点吗?眼眶怎么这么红啊?”不知道他哭过的明凯问道。 

“没事啊,窗边风有点大。”

“感冒了还在这站着,快回去休息吧,到时候还等着童队上carry我们呢。”明凯有点故作轻松地说着。

“能赢的吧?”童扬不经意间问了出来。 

明凯稍微愣了下,半开玩笑的说“小组赛别看的太重了,都打职业这么久了童队你还紧张啊,别没信心啊。”

“没有”但是这样坐着看你们输,实在太难受了童扬心里暗暗的想。

明凯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勾了下童扬的肩“别想太多了,你现在注意身体最重要了。”

两个人一下子都静了下来,其实两人心里都有些难受,互相都知道但都怕说出来影响对方。然后两人同时挤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看向对方。

童扬看了下周围没人突然抱住了明凯,

“我还是想坐你旁边”

“我也想你坐我旁边呀,”明凯回答着,声音里有了点笑意。

接着用力搂了搂童扬“你快点好啊”顿了顿后又说“先回去找椅子才能坐下啊兄弟”

童扬突然觉得没那么压抑了,笑了笑放下手说“走走走”。

接着两人一起往训练室走去。 

 

训练室里大家也都刚刚放下设备。虽说是小组赛,但输了大家心情还是都有些低落。阿布冷静的分析着这场比赛, 大家静静的听着。等讨论完对skt的比赛又看了接下来所有的比赛,大家情绪好像更不好了,连zzm也没有叽叽喳喳的乱喊,大家同时没说话打开游戏界面开始训练。

好想上场啊,童扬想,自己不爱多说,但其实心里和大家一样想赢,也有信心赢,但很少说些豪言壮语。这次却有些话像堵了好久,压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除了时不时的咳嗽自己好像没什么办法让堵着的那口气变轻松点。

 

结果就是直播的时候很不像自己的说了挺多平时不会说的话,走到训练室,反回头想想觉得有点好笑,但说出来好像感觉好多了。 不管能不能上场,我就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说的,也会这样做的。

“说得好呀”明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站在他身后,也不知道怎么知道了他直播时候说的话,对他说,“平时别憋着话不说呀,说出来很帅呀老公。”

“你这不是嘲讽吧”童扬明明知道不是,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着回道。

“我怎么敢嘲讽童队呢,”明凯把手放在童扬肩上拍了拍,笑着说。然后安静的看着进了一局的童扬的操作。童扬突然有点不自在,心里想着有些话还是憋着不能说啊,比如说对你说不清的喜欢,然后屏幕上的自己就漏一个车兵。他能感觉明凯在身后笑了,但是忍着没笑出声身子微微的抖动,自己脸上不觉也有了笑意。

排了几局后的童扬站起身来,试图活动下有点酸痛的脖子和肩膀。扭头忍不住看了看明凯的侧脸, 现在训练室坐旁边的是AJ,即使不坐在他旁边还是忍不住看他。童扬默默叹了口气,静静的看着厂长和AJ在欧服双排想起好像好久没和明凯双排过了,觉得屏幕上的上单像是自己,然后心像突然被人攥了一下,不想看了。童扬随手抓起桌上放着的一些零钱,跟在一旁的三少说下楼买瓶水就匆匆跑下了楼。 等自己有些恍惚的到了一楼才发现自己都没看有没有拿够钱。但还是拖着脚步走到了冰箱前,结果看到了正在咬着手指选饮料的meiko。

“队长快来请我喝饮料”meiko正好也看到了他,立马叫着要占便宜。

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太奇怪,童扬收起了脸上的郁色试图跟meiko开开玩笑。

“那我买什么你就喝什么吧” 童扬回到

想到童扬刚到巴黎挑的奇怪的辣椒芹菜汁,meiko没忍住向后退了一步说“算了算了,我还是自己买吧。”然后盯着冰箱自不知不觉的又咬起了手指。

“排输啦?”meiko头也没抬突然蹦出一句“看你不大高兴啊?”

“没啊”童扬愣了一下,没想到meiko还是看出了他不开心,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解释,气氛突然有点尴尬。

突然meiko递了瓶矿泉水给他,说“队草你还是喝这个吧,咳嗽就别再乱喝了。”

然后抱着两瓶水说“我先回去训练啦”就匆匆跑了。

应该是看自己情绪不好还不想说就跑了吧,或者是急着回去找deft双排了。

童扬想到这里笑了笑,忍不住又想到了明凯。

其实自己还是和明凯不一样的吧。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明凯打职业是为了赢,而自己呢,当然也想赢,但好像更重要的是和他一起赢。

自己排位输了好像也没什么关系,但和他一起输了却一直担心怕他不高兴,自己也跟着焦躁起来。

输了比赛也还能冷静下来分析,但看他眼角有泪就觉得心情瞬间就跌到了谷底。

他的梦想是捧起奖杯,自己的呢?大概是和他一起捧起奖杯。

然而现在赢了自己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在他身边鞠躬。

童扬抿了口水,一动不动的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看着来来回回选手和工作人员走过,觉得视线有点模糊,赶紧闭上眼睛忍住泪。

 

训练室里meiko抱着水刚回到座位,就遭到了打野的gank

“厂长你怎么抢我的水!!”

“你不是有两瓶吗?这么小气啊。”

“那个是给deft的,你要就自己去买。”meiko赶紧把水抱紧

一旁的羊驼听到自己的名字微微眯着眼笑看向自己可爱的小辅助。

看着这一对秀恩爱,明凯感到世界满满的恶意。

“哎,童扬你还咳嗽,这么久不喝水的吗?”明凯这么说着转头发现童扬不在座位上。

“童队去下面买水啦,可能排位不大开心还没上来。”

“哦,那我也下去买瓶水。”队霸不再执着于抢meiko的水,匆匆走出了训练室。

一旁的三少默默的想,我是不是该买多买几箱水放训练室来提高训练效率了

XD

 

明凯到了一楼就看到了坐在一旁椅子上的童扬,他看着童扬发呆其实大概也猜到是为什么,其实他也想让童扬上场,习惯听他说话,赛前讨论BP,团战和他配合。但是因为身体原因,版本不同,让他上场,让他承受这么大压力对他身体的影响恐怕会更不好。

那天本来三少直播的时候,他已经决定去敲三少的房门说几句的,但准备去时打开直播想看看三少大概进行到哪里的时候听到了童扬说的话。然后三少说童扬一般不会这么说,有点想笑,春季采访时童扬说目标是S5冠军,MSI的时候说会让大家看到自己比Marin强,德杯也说我们团战无敌的。他认识的童扬采访的时候好像总会安安静静的说出把人吓一跳的话,低调是低调却不会谦虚的给些模棱两可的回答,但却那么可靠,所以童扬说他有自信会上场,他就相信。他都这么说了,自己也不用去说让粉丝放心,我们会努力这样的话了。然后明凯心情好了很多直接收起了设备和童扬一起去了训练室。

但看他现在的样子明凯又有点担心,他走过去坐到童扬旁边的椅子上,发现认真在发呆的那个人好像没感觉到他走过来。明凯从童扬手中抽出还没来得及拧上瓶盖的水,然后仰起脖子喝了两口。

童扬这才反应过来看向旁边的人“我喝过的,别把感冒传染给你。”

“没事,怎么一个人坐着啊?”

“我本来感冒就还没好,帮你分担一下没事。”明凯笑着说

童扬忍住刚才难过的情绪勉强回了个笑容,刚才蓄了泪的眼睛显得特别亮。

明凯看的挪不开眼,两人四目相对好一阵。

“身体好点了吗?训练是要训练但别太累,身体好了才能上场啊”明凯感觉这样看下去他脸都要红了,低下头憋出句话来。 

恩,我知道。童扬知道自己的上场不止和状态有关,好像越来越看不到未来。

“如果经常不上你会走吗?”童扬没想到明凯会这样问愣了一下。

“不会吧,我之前不是也挺久没上过吗。”

“心态真好我可做不到,上不了场我可能就想退役了”

“你这是暗示我该退了的意思吗?”童扬听明凯这么说觉得想笑又有点心酸。

“我可能是觉得可以在台下看你比赛也算陪你一起比赛吧。”童扬这么说出来觉得最近自己话好像越来越多了。

话一说完,愣得反而是明凯。明凯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 把自己的手放到同样的手上然后紧紧攥住。

“我就怕我这种人不值得人陪”明凯过了挺久才带点带点鼻音的说一句话出来。

童扬突然意识到恐怕最近明凯心态也很爆炸,但为了让其他队友稳下来自己也憋了很久了。他反握住明凯的手,把他拽到旁边没人的走廊,怕他这样被其他其他人看到,然后回头看发现明凯情绪已经冷静了下来。 

你老说我自己难受憋着不说 你不也是吗

明凯不说话低着头,新剪得有点长的刘海遮住有点红的眼睛回答“你他妈不煽情还好,你一这么说想挺多以前的事”

又隔了挺久明凯才把话说完“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为了拿冠军什么都做得出来?”

童扬知道每次明凯看这种话都说把这些当动力, 但看多了还是会放在心上的吧“你别多想了,你也没做错什么,你要是真是他们说的那种人我还会想陪你吗?” 

童扬有点头疼,让平时话都不多的人去安慰别人好难,自己没忍住说出来的即兴小告白结果却把自己喜欢的人快惹哭了,自己真的失败。 童扬想了半天抬手搂上来了明凯的肩膀。 

其实明凯过了这么久也早就想开了,只是突然童扬这么说又感动又觉得自己一直看着身边的人走也很难受,但过了一会也就没事了,看童扬还有点战战兢兢的样子搂他的肩觉得这样的童扬难得的可爱, 不是平时一副高冷淡定的样子。然后就一把抱住了童扬。

童扬也明显感到这个拥抱和平时赢了以后开心的那种搂抱不大一样,也不是那种兄弟间安慰式简单随便的抱一下。 明凯抱他抱得很紧,胳膊还紧紧的揽住他的腰,身上的热度隔着不薄的衣服传到他的身上。童扬在懵中觉得自己幸福,但手还是有点不知所措的放在了明凯的背上,不敢搂太紧,有点怕下一秒明凯就会推开他嘲讽他矫情(明明他自己就更矫情)。 抱了很久他感觉到明凯的下巴在他肩膀上蹭了蹭然后才渐渐放开手,就在他以为这个拥抱要结束的时候,他感觉明凯的嘴唇贴上他的。

走向训练室的路好像特别长,在那个短的说不上接吻的吻以后明凯就没说话直接走了。童扬呆了一下就也跟着往回走,路上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为什么亲我,你喜欢我吗,你也喜欢我吗和我喜欢你一样?童扬觉得自己的脑子像一团浆糊不知道该怎么问。这时明凯却突然笑着说“童队看不出来你这么瘦啊,腰这么细。”“瘦nima。”童扬的脸一向害羞不怎么会变红,所以现在只觉得自己耳朵很烫,耳后都是红的,但还是快走了两步赶上去牵住了明凯的手。 

其实顺理成章地牵完手就可以在一起的,但两个人再比过赛后好像谁都没再有心情捅破对方的心事。

说出来能怎么样呢,在一起吗?这种时候怎么想都不合适。

明凯回到基地就开始找状态,童扬也马上开始治疗,往往等童扬从医院结束治疗回来才会碰到排完一整夜,下午才起床的明凯。

两个人四目相对,都觉得那次牵手拥抱明明不过两三周前却恍若隔世,可能心境太不同了吧。

外面天是阴的下过细雨,而基地的灯光一直都开得特别亮。

基地的大家大部分回家休息,剩下的都醒来不久后去吃饭了。

明凯没忍住直接用手去抚下童扬头发上沾着的雨滴,童扬没动静静地看着明凯。

其实童扬总是犹豫着要不要直接表白,但看着明凯还是有点黯淡的眼神就说不出口。

而其实明凯也懂童扬的欲言又止和失望垂下的眼帘。

抚完童扬的头发,明凯的手上附上了有点凉的雨水一下子觉得好冷,接着没意识过来就抱住了童扬,像是想取暖也想温暖刚从细雨中走回来的童扬。

【我知道你想说的,】明凯终于开口

【觉得难过的话说出来就没那么难过了,那是不是喜欢也是。】

明凯正好把闭上眼睛放在童扬锁骨到肩膀的位置,说话有些闷闷地,整个人靠在童扬身上。

童扬感觉到自己那边的衣服好像被明凯的眼泪弄湿了但眼泪的温度却特别暖,然后就把手臂放在明凯的背上。

说出来就没那么喜欢了吗?童扬有点想笑,

怎么会,不过你这样想的话

【那样的话我就不说了】

【恩】

不用说了,明白就好。

什么喜欢啊,想赢啊这样的心情就留在心里静静发酵吧。

然后可能就更爱你了。

别说话了,静静吻你就好。

然后和你一起赢。


end

----------------------------------------------



 
评论(20)
热度(41)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