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没如果

脑洞梗,不要上升真人*3

第一年

田野是刚进EDG的小辅助,金赫奎是高薪从韩国请来的世界上数得上ADC

接受采访的时候

田野说:我会努力保护好deft。Deft帅啊。我们会成为最强的下路。

Deft说:我更愿意留在韩国。最喜欢的人是imp。EDG最喜欢的是阿布。

 

金赫奎每天都第一个去训练室练习,他不会安慰人,但是喜欢自己背锅输了都说是自己的错。看自己的辅助被队霸吃分,只敢戳戳他的肩,看对方皱着眉头不理他也不敢多和他说话。他不像自己同龄的那些韩国人一样喜欢站在楼前抽烟大笑,每天只是坐在电脑前近乎自虐一样的rank。 比赛输了一个人生闷气掉眼泪想家,赢了就摸摸自己小辅助的头夸他打的好。那年他疼得说不出话拿到资格赛名额,看自己的队友笑着拥抱他,他却笑不出来只能流泪接受他们的拥抱。去医院后输着液,然后坐在休息室门口的床上哭的停不下来,来安慰他的人知道他想自己呆着都渐渐都离开了,他一个人静静的想如果自己没走会怎么样。可能不会经历这么多,不会流这么多泪,不会成长这么多。但真的好累呀,他第一次想如果不来中国会怎么样,想抽根烟的话是不是就没这么疼了。不过好像不来就碰不到他了。

 

第二年,

田野是LPL数一数二的辅助,金赫奎还是那个团战输出无限高的ADC

接受采访的时候

田野说:我会积累更多经验努力成为世界级辅助。我觉得我保护deft保护的很好了。Deft心态变好了很多啊。

Deft说:我还是没吃惯中国的饭。 交流障碍变好点了。Meiko有进步吧,觉得EDG最厉害的选手是厂长。

 

田野做得最好的表情还是甜甜的傻笑,他经常觉得傻笑真是方便。开心打闹的时候,闹过了被阿布训的时候可以傻笑,采访时碰到回答不出的问题的时候可以傻笑然后含糊过去,操作失误可以用傻笑回答队友哀怨的眼神,就安静的(不是,应该是吵闹的)当个傻白甜挺好的。可是偶尔也会对自己的AD任性,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对方不管怎么样他就是不说话,看对方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但还想尽办法让他开心,自己心情就好了起来。但如果对方知难而退自己心情就会更不好。不过想想对方不开心的时候自己也就站在一旁傻笑,相比之下金赫奎起码都会戳他跟他说些don’t mad之类的,自己也不好冲他发火。算了这一波不算亏,能和他一起打比赛就好了。

 

第三年

田野是唯一留在EDG老队员,金赫奎是个在服兵役的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

接受采访的时候

田野说:大换血新人带的有点累。还是有点想Deft的。会继续努力让EDG保持曾经的成绩。

Deft说:回到韩国挺开心的,就是暂时不能打比赛有点遗憾。会努力保持状态,服完兵役应该会留在韩国继续打职业。

 

金赫奎又默默的躲在卫生间一个人刷手机,部队里的的其他朋友笑他怎么搞得跟在外面有女朋友似的装什么装。金赫奎有点生气的眯着本来就不大的眼睛,还是跟他们笑了笑。在部队金赫奎虽然偶尔也会被训一下,但是本来就自律到不行而且性格可爱又别扭的羊驼还是部队里的队宠。但他还是经常不大开心,说好会和他经常联系的田野并没有听他的翻墙跟他在FB上联系,只是偶尔会用翻译的号给他回个留言。而且上次好不容易休息可以和他双排他还因为队内训练打一半挂机了,让自己本来因为好久没打不停掉排名的号又掉了十几分。反正在韩国呆着生活安逸很多,我不回去有本事你来找我呀,金赫奎有点不服气的想,结果生气的还是自己。

 

第四年

田野是LPL上最常拿MVP的辅助, 金赫奎成为了第二年入伍的“老兵”。

接受采访的时候

田野说:会更努力指挥队伍成为像Mata那样在S级比赛上拿MVP的辅助。基本是我来指挥下路的,和曾经的新人配合越来越好了。可能是原来的Deft更厉害,但新人还是很有潜力的。

Deft说:退伍后要努力训练找到原来的状态,很开心可以继续当职业选手。应该不会回原来的队伍了,会记住曾经的收获,但现在更重要的是创造新的成绩。不担心和新辅助搭档,感觉他很有经验,而且交流通常所以练习配合应该挺快的。

 

今年的田野俨然已经是LPL上的老选手了,结束比赛队友都会下意识的看向他,跟着他一起和队友握手,然后向台下鞠个躬,不再像以前一样是他呆呆的跟在其他队员后面。田野发现自己最近傻笑的次数变少了,除了赢了的时候如释重负的笑笑,经常要皱眉训有点贪玩的新人,大叫着指挥团战,也会为了队友的小脾气和小冲突操碎了心。又一次赢了比赛他帮队友抚了抚被台上喷气吹起来的头发,队友害羞的挠了挠后脑勺,田野突然想到了那年被deft揉头发的自己,好像自己那些年比较开心呢,好像那时候金赫奎也有在照顾我呢,自己好像忙到好久都没联系金赫奎了呢。田野有点不自觉地傻笑了起来然后揉掉眼角的那一点泪。

 

第五年

田野实现拿到冠军的梦想成为新一个M开头神级辅助,金赫奎是一个输给了自己曾经辅助的ADC。

接受采访的时候

田野说:Deft技术没有退步吧,可能现在版本和在新队伍还没太适应。自己觉得算是圆梦有点想退役了。能和Deft以对手的身份握手也挺开心的。Deft的变化是变帅了吧(笑)。

Deft说:输给原来的辅助有些不甘心,感觉对面下路太了解自己了,加上毕竟恢复训练时间比较短,不会退役还想再努力一年。

 

金赫奎想过很多种碰到田野的可能,就是没想到这种。当年的赌气不联络被充实的生活渐渐填满,只是偶尔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的时候会想要是见到当年那个小辅助一定要打爆下路,让他之前那么久不主动来找我。结果被打爆了,金赫奎已经早就不是输了会哭让全队来安慰的那个金赫奎了,但还是一个人发呆了很久。他第一次觉得原来在部队好像错过了很多,好像自己也没主动联系过田野,都这么大了不知道为什么还要玩这种“你不来找我我就不理你”的幼稚游戏。好像不联络就不用承认我喜欢你吧,不用承认我会想你,不用怕发现你没有想我这种事。而那个傻瓜辅助呢?来握自己的手的时候手那么凉,还低着头不看自己的眼睛是因为一样的原因吗,还是只是像当年那么傻的还在赌气吧?怎么办又有点想他的傻笑了。还好输了,其实让他赢可以多看他笑也不错,毕竟他好像没当年那么爱笑了。

 

第六年

田野是本来准备退役却顶着无数骂声去韩国队伍当辅助,金赫奎是拿冠军证明自己后宣布退役的又一个传奇ADC。

田野说:有这么多韩国选手来中国,现在韩国要我去算是对LPL实力的肯定吧。不止是想给Deft当辅助吧,也算是想帮他圆梦吧。感觉配合还是不错吧,毕竟一起打过挺久的。大家不用喷我啦,我要退役了。

Deft说:这样退役很开心,谢谢支持我的粉丝和队友们。最感谢的是meiko,他是和我配合最好的辅助。

 

田野和金赫奎最后一次在舞台上拔掉外设,卷起鼠标垫,背上背包听着粉丝在背后最后一次为他们在台下尖叫。金赫奎悄悄红了眼睛,田野却笑着,手像很久以前一样搭上金赫奎的肩。其实金赫奎有点后悔叫田野来韩国,虽然这个辅助每天在自己面前总是乐呵呵的样子,还会笑着说菜逼AD你打的不如以前了,要多听我的,毕竟老子是现在的第一辅助。但是他看到过田野盯着电脑看评论发呆的样子,也看过他试图发微博来解释却打了又删犹豫不决的样子。还好都结束了。这是很久以来金赫奎又一次赢了比赛流眼泪,

“田野,如果当初我不叫你来韩国,或者如果我从一开始就没去过中国,你是不是会开心很多。可惜没那么多如果。”

“还好没那么多如果”田野回答

在他们最后一起比赛的最后一个场馆,一个终于不再口是心非的ADC终于吻了那个终于后知后觉的辅助。


---------------------------------------------------------------------------------------

 

 

这篇文改了有三次,之前一直没更厂荡也是因为这个,其实一开始是想虐驼驼的,最后改成了这样。主线大概是这样的,想到中间的细节梗大家想看的话可以跟我说,我想到的话会补,今晚比赛加油!!

 


 
评论(50)
热度(121)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