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时间

Deft& Meiko(写完发现有点偏妹攻zzz)+ Clearlove& Koro1

 

 架空现实向 OOC 文笔渣短文,

 

 非温馨恋爱,勾搭向,不喜慎入

 

 梗来自于Deft 直播BGM Take your time ----Sam Hunt

 


 

酒吧里的灯一向被调的暗,比较亮的地方只有吧台和酒吧前方驻唱的歌手那里,年轻的男歌手在角落里随意地试着唱,手里电吉他的弦被不轻不重的划过,声音明明有点伤感却又带着一丝努力地洒脱,算是一贯静吧的气氛。

 

 而吧台里站着的却是个娃娃脸的调酒师,看年龄像是还进不了酒吧的未成年,吧台顶的莹白色光打在他白到有点透明的脸上像是给他镀了层柔光。身上简单的黑色休闲T和额头前显得乖顺的刘海都显得与酒吧这两个字格格不入,该是背着书包去上学的高中生的样子吧。

 

 坐在暗处吧座上的明凯,拿着本来应该用来装酒的长玻璃杯,叼着吸管一边喝着里面的水一边跟身边的童扬聊着天。视线看着这个已经来了好一阵的调酒师熟练地整理着杯子,把常用的酒摆到方便的位置为晚上的开业做着准备。

 

 “还真是看不出来田野这孩子这么合适,原来还觉得这么幼稚的长相实在和酒吧不搭的。结果还意外的招来了不少客人,嘿嘿嘿。”看了一会明凯跟童扬感叹着。

 

 “行了吧,这间酒吧什么时候像过普通酒吧的,原来只有你那会不是天天就只会和客人吵吵架吗?”童扬听着明凯的话就想笑。

 

 “什么叫吵架,那是交流感情。”明凯想着以前笑了出来。

 

 当初明凯开这家酒吧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那时这个区附近的办公楼多,来的也都基本是加班结束后心情不好年龄不大,初入社会的新鲜人。喝多了几杯后就容易和这个话有点多的酒吧老板吵起来,也不是大吵,就是关于小事的争执。偏偏明凯也是个爱和别人理论的人,一般人还真吵不过他。结果过两天没理论过的那些人还都愿意跑回来接着和他争,个个都是一副不说清楚,就留着个念想不回来不行的样子。结果回头客越来越多,一来二去聊出感情成了朋友的还真不少。

 

 说起来童扬想自己也是这么和他认识的。

 

 童扬一年多以前和其他从外地到上海来,工作不大顺的人一样,会在被老板斥责被同事排挤以后来附近这个酒吧里随便找个空位坐下灌几杯不贵的啤酒,可是那天怎么喝气也喝不顺,

 

 “都TM是一群傻逼”当时童扬时自己是这样暗暗骂了一句,声音也不大。

 

 不知道怎么回事让这个站在吧台后面的酒吧老板听见了,

 

 “你觉得你周围都是傻逼的时候,不是该想想你自己是不是才是傻逼吗?可能还是最傻的那个呢”明凯最后那个略带嘲讽却又完全没有敌意的哼笑弄得童扬有点愣。

 

 怎么会有这么多管闲事还服务态度恶劣的酒吧老板。

 

 看着这个酒吧老板挑衅完一副不服来战的表情,童扬心里不舒服了一会又觉得好笑。

 

 转念想这个老板怎么比自己还幼稚,反而抬脸冲他笑了。

 

 大概是这一笑笑得明凯心里没底了,这人怎么被骂了傻逼还笑,可能真受刺激了。

 

 那天晚上的后来,喜欢以骂会友的明凯请了童扬五个shot的威士忌,两个人从自己家隔壁的狗聊到了弦定律,争得愉快得不行。最后一起在酒吧睡了,只是睡觉的睡。

 

 当然到了一年多以后的今天怎么睡都有过了,不过两个人想到刚认识的那天都还是要努力憋笑。

 

 毕竟每个人回忆中的自己都经常是个傻逼。

 

 “那现在你服我吗?”明凯没松开嘴里的吸管不清不楚的说着,用一只手去一点点摸过童扬的手指指节。

 

 “服了”童扬憋不住笑了,在没什么光的暗处他还是能感觉到明凯红了脸。

 

 碰到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人尤其傻逼。

 

 后来明凯为了不让生意影响了自己谈恋爱就招了田野这个调酒师。

 

 真的不是被恋爱拖累了智商,从而导致无法正常营业的。

 

 

 

 门口的铃音随着客人开门的动作响了起来,

 

 酒吧入夜开门以后的第一波客人,算是熟客了。

 

 从几个月前附近的着个大学在离酒吧近的地方开了个边门开始,来的学生越来越多了。当然明凯也不排除也有是田野在当调酒师的关系。

 

 这个小孩长得像学生,性格自来熟,跟谁都笑得一脸灿烂,调酒的手速技术也没的说。童扬跟明凯说跟你比起来简直就是服务业的业界标杆啊。

 

 果然一张白白嫩嫩的脸招来很多男学生。

 

 恩,是男学生。虽然这酒吧从来没标是gay吧,但是常客都知道老板有个男朋友。田野这个调酒师也就这样被默认了。况且也是静吧,凭明凯的脾气招来的客人也多是男性。不过田野从来也没介意,他脾气一向就好,大多数人看他可爱过来说两句话,他也会敷衍过去。碰到难缠的,田野看着软,实则嘴炮能力自从跟着明凯以后也一直在往满格点着,

 

 “让我给你电话?凭什么呀?你是要给我充话费还是送快递呀?”

 

 一双真诚纯真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你,然后把你噎死。却也不招人烦,要不着电话的也愿意没事了来和他聊几杯酒时间的天。

 

 非常偶尔有死缠烂打的,明凯就会过来说几句解个围,凭着开启暗凯的无敌气场倒也从来也没出过什么事。

 

 只是这次这个人明凯觉得有点可爱,他借着这帮客人们开门时露进来的街光冲着进来的这几个韩国留学生招了招手。

 

 走在前面的金赫奎和许元硕礼貌的朝明凯微笑点头。接着金赫奎就把视线转向了吧台后的田野,田野也冲着来人们笑着。还是那种已经超出礼貌式的微笑,露出一排白牙让人看着心情就好了不少。金赫奎雀跃了一下,可是看看田野没有聚焦的眼神,想又不是冲我的,我高兴个什么劲啊。

 

 金赫奎来过酒吧几次了,也不说上来是不是为了田野,就是没事了想来坐坐。来的时候除了点酒没和田野说多余的话,除了可能盯着他的时间比别人长了点,应该也就一点儿,金赫奎盘算着。所以也大概摸清了田野是对谁都客气友好,笑的和花一样,却谁也没勾搭上过的这样一个调酒师。谁都知道他,谁也把不到他。原因田野说的明明白白

 

 “我现在没想认识什么人。”不是针对谁,是真的谁都不想认识。

 

 “就因为这个之前你就没过去搭话?不像你呀金赫奎,凭你以往的经历来说,应该没什么你搞不定的人吧”金赫奎身后的好友们调侃着,很多只手在笑闹中把他往吧台田野的正对面推着。

 

 像是没看到刚才朋友关于金赫奎的起哄,带着一贯的礼貌语气,

 

What do you want to drink? 田野自然而然地对金赫奎说着英文,

 

 看来也是对自己有印象的啊,金赫奎想着。

 

Just beer. 金赫奎犹豫着要不要点杯鸡尾酒,这样可以在田野面前多站一会等他调酒,但是想想自己的酒量再看看田野刚递出去的不明酒精含量的彩色液体还是选了啤酒。

 

Ice ? 田野说话的语气甜得像他卖的不是酒而是冰激凌。

 

 田野抬起头透过镜片和有点长的刘海望着金赫奎,金赫奎点了点头。

 

 就在冰块叮叮咚咚地磕着玻璃杯掉入啤酒里的时候,金赫奎鬼使神差的跟田野说了句“你好”

 

 “你好呀”田野顺着接话,顺带着把手里的酒杯递过去给金赫奎。

 

 拿了酒的金赫奎却没有离开的意思,话都说了,死就死了。

 

 “你需要什么其他的吗?” 田野跟着金赫奎说了中文,看他又不回答又换了英文再问了一遍。

 

 “no, just want to talk with you.”

 

 “ok,what do you want to talk about?”现在没什么客人,田野停下来笑着看着金赫奎。

 

 “你来中国待了多久啦?”话唠是服务业人员必备技能,

 

 “一年多吧”金赫奎现在有点后悔自己经常翘中文课。

 

 “Ah, Do you like here and Chinese food? ” 田野觉得自己英文八级。

 

 金赫奎诚实的摇了摇头,顿了一会来了一句“but I like you.” 

 

 金赫奎逻辑学不及格。田野一时间有点尴尬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两个人这么站着对望。又来了人要点酒,在金赫奎背后推了推他。

 

 明凯正琢磨着自己要不要过去,去解个围的时候,田野却看了过来冲自己笑,然后不经意间地摇了摇头。

 

 呦,看来自己这个调酒的位置是个不错的相亲地点,田野眼光不错。明凯转头正好对上童扬在黑暗里显得特别亮的眼睛,两个人又是不约而同的笑。

 

 田野示意了下金赫奎他后面有客人,“我下班再和你聊好吗?”

 

 田野从来没在下班后见过酒吧里的客人,金赫奎知道。

 

 “take your time”  你慢慢来,我不急。

 

 金赫奎也没想过和田野要怎么样,不是想打扰他,也不是想和他一起回家,没想打破他“现在不想找什么人”的原则,也不是一定要认识灿烂笑容背后的他,如果他不想的话。

 

 只是想拿走你的一点时间,用来和我单独相处-I just want to take your time.

 

 金赫奎暗自寻思着自己话里的隐藏含义,冰啤酒的温度凉得人指尖发红,冷得人难受。

 

 没人明白的难受。

 

 “ wait,I give you my time.” 田野的手盖上了金赫奎抓着酒杯的指尖,温度有点高暖和的刚好,像是安抚,却又是要把什么塞到他手里的动作。

 

 

 

给你,拿好。

 

 

 

End

 

 

 

-----------------------

 

 

 

很久不写厂荡/荡厂了要是崩了抱歉了QAQ

 

谢谢大家今年愿意看我胡说八道🙏,新年快乐呀❤️

 
评论(36)
热度(99)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