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timental

Meiko&Deft 友情向

OOC, 不要上升真人*3

 一个小段子,不甜。不过应该也不虐。

 平平淡淡的毒,送给想吃玻璃渣的那位2333,吃的愉快~

 

“你觉得现在他和Deft谁打得比较好呢?”

 都已经两年多了,记者们还像复读机一样,翻来覆去问这个问题。没办法,好像大多数人都喜欢和过去死磕,因为被反复问了很多次田野对于回答已经倒背如流,

 “嗯。。。deft更有经验,不过现在的AD也进步很大,和我配合也越来越好了。两个人团战都打得很好,大概差不多吧。”

 和往常一样,站在田野身后等着他被采访完的小AD眼神闪烁,每次听到这种问题就算知道回答都差不多还是惴惴不安。

 田野转脸听记者下一个问题时趁着空挡看他一眼,冲他笑笑。顺便看了看他的表情,好像没什么事,田野松口气。这种容易伤人的问题回答起来是真的烦。就像非要对几岁孩子问是更爱爸爸还是更爱妈妈一样,不过田野也早就到了可以在内心翻个白眼,然后露出真挚微笑说“都爱”的年纪。

 这种类似问题在金赫奎走后田野回答了太多,渐渐已经没了什么新意,翻不出新的花样,也钩不起什么波澜。

 只是这次因为是要世界赛前的最后一次采访,定下了去世界赛的名额,两人又要相见,记者像是问不出就什么不甘心似的。

 

“快要第三年了Meiko还会想Deft吗?”

 “哈哈哈,还好吧,比较想以前的田野。”

 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而三秋不见,金赫奎应该早就不是以前的金赫奎了,上次远远看到就觉得连笑时的眼角都巧妙的换了弧度,瞬间让田野失了上前打招呼的兴趣。随着人体细胞的更新周期,那个人身上自己熟悉的东西已经不多了。田野犹豫了下走开了,还是胆小。怕真的发现这个人已经陌生,偏偏还长着张故人的脸,太过奇怪容易让人心寒。

 长久不见得熟人还是回忆里的那个最好,就算不过是自己带了玫瑰色眼镜的主观视角也常常令田野感叹,那时候是真的好。

 年纪小多少会被人迁就着,除了游戏其他不用担心太多,除了心里那个人也不太顾及别人的眼神心思。这一切早就和三年后的金赫奎没什么联系了,多半也不一定非要是三年前的金赫奎。幸福的是年少幼稚,一半关于青春,一半关于初心。纯粹的容不下其他,都是近乎不真实的美好烂漫。

 是真的挺想以前的田野的。正巧在那个时候坐在了金赫奎旁边。也不知算不算是件幸事。

 

“那有信心赢他吗?”

 “看状态吧,现在队伍心态都挺好的,发挥好的话我有信心。”

 成了队里的老队员经常要接受采访后,田野发现好多问题不能再靠着装傻糊弄过去,只能变得越来越官方。三句不离旧事,总要被提醒着还是让田野有点心烦。回忆太多是负荷,而有的人只活在回忆里面,已经不想再纠结。

 终于糊弄完采访,田野跟上了收拾外设收拾了半天的AD。帮着田野也收了鼠标键盘,在下场的拐角处等他。还是为了自己表现平平而不开心着,微微撅了嘴的样子像三年前的自己。田野自然的摸了摸他的头表示安慰,

 

“怎么了,打得挺好的啊。”

 “那个团如果我注意点的话就不会被秒了,最后那局就不会打那么久了。。。。”AD还在说着,声音却变小了。田野不忍心听他说下去,接过话打断他。

 “没事,有爸爸carry你。”

AD数起自己的不足有点滔滔不绝,这点和金赫奎很像,都爱和自己较真。田野发现自己可能被采访传染,或者因为年龄大了起来,怎么突然回忆起了往事。

 这样一想,田野承认了在和下路组的新人相处时,自己好像是有点学了金赫奎。也会摸了对方的头发安抚或是表扬他,也会偶尔逗逗他。对方也多少像以前的自己,时不时少了自信也会跑来黏住自己,等一个肯定的眼神。

 就如同一出戏,对调了角色,换了个主演。剧情可能俗套了些,不过换一批观众可能同样觉得精彩,又或也有人喜欢把旧戏再看一遍领会出别样的新感悟。

 田野回到车上看着玻璃侧窗里映出的自己,也早已和记忆里的大不相同,头发不再是那年和他一起剪的那样,衣服也不是和他混着穿过那一件。想想金赫奎的发色大抵也早就换了好几茬。

 外面飘着点小雨,弄糊了玻璃。田野看着跟着模糊起来的自己的脸,微微笑了出来。可能因为这天气竟然难得的有点伤感了。

 不是早就跟那年的田野道过别了吗?

Yesterday once more,

 不过我已是那时的你,借此怀念。

 

Farewell my friend.

 


 
评论(25)
热度(44)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