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幽闭恐惧症的传染性

Deft&Meiko,带了点辣舞和扣神,短,现实轻松向

全程都是瞎编,不要上升真人*3

快要连句子都不会写了,文笔差多包涵。

------------------------------------------

    夏天阳光还在无休无止地烧着,冰饮料的塑料杯壁外结成一层薄薄的水珠粘在他的手掌心,他的手更凉了一点。

    大概因为在尤其炎热的下午,所有空调都被打开哄哄运作着,发电厂不堪重荷。闸北区迎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停电。嚷嚷着要尝试新口味星冰乐跑出来的田野和金赫奎就这么被卡在了停电的电梯里。

    一下就和所有光线隔绝了,应急灯很少用坏了也没人知道,两个人就这么关在了这个没一点光的钢铁小盒子里。电梯停下时那“咯噔”一下把两个人吓了个够呛,虽然很快意识到怎么了却还是忍不住有点心慌。小格子里太安静了,还没来得及说话呼吸声显得特别突兀。

    摸索着按了维修按钮后,外面暂时还没有人来的动静。

    田野慢慢往后挪着把背靠到墙上来,想从墙壁上蹭点安全感。他还是害怕的,讨厌被别人说自己胆小,不过面对这种悬空在楼层间的漆黑一片还是抑制不住的心跳加速。反正上次去游乐园也暴露了,自己还有点恐高。就算他记得电梯停下来以前显示的楼层是2,但还是拒绝任何形式上的自由落体体验。

    突然什么凉凉软软的东西碰到了他的手背,“啊”没忍住还是吓一跳叫了出来。“meiko”, 是同样软软的声音,是金赫奎。他松了口气由着还沾着不知道是水还是汗的掌心盖在他手背上。他用指尖悄悄去抵住他的。

    好像没那么紧张了。“你没事吧?”

    金赫奎的手比他的还要凉,不过也可能是一直握着饮料杯的关系。

    金赫奎在黑暗里轻轻勾起嘴角,认识这么久了他对田野在这些事上的胆量还是了解的。在每次要上过山车,和看恐怖片的时候已经好好嘲笑过他了,这种情况应该是很怕的吧,倒是先关心起自己了。

    他突然想和田野开个玩笑,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还好”金赫奎停了一会,“不好。。。其实。。。你知道那种很怕黑,很怕一个人在被关着的房子里呆着的那种感觉吗?”

“什么?”田野在金赫奎模糊的英文表达里猜着,这是欺负我没有好好上初中吗。

最后猛然想到乱翻网页时看到过的词,

“你是说幽闭恐惧吗?”

“对,就是那个。”金赫奎只是马上肯定着

“没事,你又不是一个人,不是还有我吗?”

“所以你离我近一点。”别让我觉得我是一个人。

田野蹭着墙面,往金赫奎旁边挪了挪。

“你不害怕吗?”金赫奎的手臂外侧传来田野身上的温度,手腕上因为抽长愈加明显的腕骨也挨在自己的臂腕旁边。

现在因为自己凭空出现的“幽闭恐惧症”而转移了专注着害怕的焦点,耳边的呼吸声平稳了许多。尽管他不清楚中文里“幽闭恐惧”具体代表什么,不过也不是很重要,尤其那个是看起来会让田野很在乎自己的状况。

金赫奎咬着吸管喝了一口,咽下嘴里凉爽的甜腻。

“我…还好,”还可以逞逞强来照顾你的恐惧症。

“真的吗?”看他没那么怕了,金赫奎反而想逗下他。

“我还是很紧张呢,你说要是突然掉下去该怎么办。”

“滚,别胡说,你就不能盼点好的吗?”他语速快起来,金赫奎没听清楚只是着急的样子让他更想继续了。他循着田野因为有点生气的沉重气息靠近他脸旁边。

“上次的跳楼机你不是最后也闹着不敢上吗?真的不怕吗?”

在黑暗里不好控制距离,金赫奎的唇边说着说着就蹭着了田野的脸。

“不怕”

“那,我怕”金赫奎的柔软声音可以很有欺骗性,说着又往自己身边挤了挤。

顾虑到金赫奎的恐惧症田野忍下了现在想和他打架的冲动。

也不清楚在看不见的情况下自己的胜算能不能大点。

快来电吧。为什么要为了少爬两层楼梯来坐电梯,人果然不能偷懒的。

没了通风的电梯渐渐闷了起来,偏偏金赫奎扯着他袖子环过来,几乎整个人把他挤在墙角上靠着,田野觉得自己整个被包住了。要喘不上气了。

因为离得太近,旁边人身体随着呼吸的起伏,脉搏的跳动都能感受的到,甚至能渐渐引起自己心跳的共振。

他轻轻抬下头嘴角就碰到了金赫奎还沾着饮料湿漉漉的唇瓣,味道传到舌尖上是他喜欢的口味。

黑暗和与世隔绝的唯一好处是不管做什么都看不见,也没人会知道。

一瞬间他有一种可以为所欲为的错觉,也不用怕会碰上金赫奎的眼神,或者顾及他的反应。

现在他想怎么样都可以。

是真的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是不小心的。

两个人就这么维持了这个姿势,谁也没动。

田野心跳还是加速了,相邻的心脏也是。倒不是因为在害怕,他忘了要害怕什么。

 

这样没有交谈的安静维持到灯亮的时候,甚至能听到灯泡闪了几下的声音。

电梯又开始上升,在能看到对方的瞬间他们已经并肩靠着墙站好,

两个人手里都是一杯已经全部化掉的星冰乐。

只是在停电的几分钟黑暗里亲近的分享了个秘密。

原来金赫奎有幽闭恐惧症。

 

安全回到地面,田野的刘海还被黏在额头上,脸红了半天才恢复了正常。

倒是金赫奎随便用手指拨了拨额前的头发,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田野纳闷了,这是什么幽闭恐惧症啊。

“明凯,你知道金赫奎有幽闭恐惧症吗?”田野悄悄的问。

“啥?你说自己提出要进小黑屋单独训练的金赫奎?你从哪听得?”队霸一脸不解的望着田野。

看来,终究是自己太天真。

 

晚上,金赫奎心情很好,rank也顺风顺水。

想想下午本该虚惊一场的经历,最后倒是由惊到喜。

他正准备回房间睡觉了,田野一下子从还没来得及关的门缝里钻了进来。

和自己前几天似的,抱了个枕头,穿着白短袖睡衣很薄,直接就躺倒在自己的床上。

“你干嘛?”

“我要和你睡。”

“why?”

“你把幽闭恐惧症传染给我了,所以我要跟你睡。”

“行吧”金赫奎笑着点点头同意了。

“等等再关灯”躺下来田野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被你传染的也很怕黑。”

其实只是金赫奎闭着眼睛显得睫毛特别长,关了灯看不清。

“ok,wait when you sleep.” 

“meiko,晚安”

是不是离得很近就不会害怕了。

 

“扣神,我也要和你睡。”明凯也抱上了自己的枕头。

“为啥?”

“我也被传染了恐惧症。”

“哦,那快离我远点,别传染给我。”

“哦……那我又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金赫奎一个人默默在电脑前努力着,打开naver翻译又检索,

最后输入 “幽闭恐惧症是什么”

 

有个有点特别的答案

四周都是人墙,天空也是屋顶,

没有你,就是一个人,特别心慌。

 

看来也不算说谎,金赫奎承认自己有轻度幽闭恐惧。


end


说好四月初填完坑的,只是最近心很累,先写个比较轻松的脑洞。

文最近应该会马上写完的,恩,应该😂

实在不好意思,拖了很久,鞠躬。

 
评论(15)
热度(131)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