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ict (2)

Meiko & Deft. 双向 (只吃单向的话,前面微驼妹,后面偏妹驼。不喜慎点


好像被看得更紧了,田野长舒一口气,总算到了和明凯约好的地方。

“上来前后面没尾巴了吧”明凯抬起一如既往的死鱼眼

“恩”

“最近被看得有点紧,光车就换了三次。”

“怎么就被怀疑了?”

“不知道啊,好像从一开始就是,慢慢来吧。”

他早就觉得觉得他能接触到的信息被金赫奎控得很死,后来他能拿给明凯的东西也进一步证明了他的猜想。很可能一开始就是因为怀疑才被挪到他身边的,他一直也不敢表现出对于重要交易信息的兴趣,只能和金赫奎插科打诨。而上周偶然着急出门,在公寓拿东西时推出抽屉不小心把整个抽屉带出来,在隔板夹层里的窃听器也进一步明确了答案。

在他头脑一片把抽屉推回原位的时候,田野觉得自己有点问题,不是应该担心,害怕被发现的吗?

不对,现在的状况基本已经被发现了。那为什么还没被处理掉?

可是为什么更多的是觉得寒心呢?

虽然一开始就不懂金赫奎突然把还是小混混的自己拉到身边的原因,

可是当意识到是金赫奎这个人从来就不相信自己,田野呼吸间突然觉得一阵酸胀,随着吸进的氧气从胸口扩散开来,蔓延到心脏和眼眶,是一种委屈感。

不过金赫奎也没怀疑错啊,自己本来就是卧底。

那….他平时为什么还对我挺好的?任由自己时不时撒娇胡闹。

这样自己竟然还活着,怎么回事?

完了又绕回来了。

 

田野咬着手指,垂着眼帘想也想不通。

“这样下去不行,最近快点找个时间撤回来吧,太危险了。”

明凯看看还在发呆的田野“把这段时间拿到的资料整合下收个尾,回来吧。”

田野好像还在自己的意识里,没听到一样。翻了翻自己半年来偷偷记下的零散资料,他平时都是写下来就直接找机会塞给明凯的,怕被发现什么可能被抓到把柄的线索没有留下来过。

这样重新回过头来随便看了几句,就看到在那些模糊的交易信息中还有一些有时候自己实在无聊,为了开玩笑随便写下的关于金赫奎的细节。

“很怕热,一定要吹空调,还会因为太热一直待在床边吹风哈哈哈哈。”

“跟我说他喜欢长得可爱,会撒娇的女孩子。很肤浅。”

“一个贩毒集团的老大,竟然很害怕虫子??”

“金赫奎电脑里竟然有LOL客户端,问他他说偶尔会打adc。但是不告诉我分段,肯定是因为段位太低了。”

后来因为金赫奎一度让田野拿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主要让他陪着也没什么任务,他太闲了还会把挑食的金赫奎平时爱吃点什么的记下来。

那段时间田野经常吐槽自己怎么简直像个男秘书,金赫奎还说本来你就应该叫我金总。虽然从一开始的deft,田野现在已经更习惯叫他金赫奎,从来没叫过他金总什么的。

那些把金赫奎这个人和他的身份分割开来,他像自己以前认识的每一个人,普通又生动。又和每个人都不同。

这是他第一次作为一个跟踪者,去观察记住另一个人的一点一滴,恨不得要带上显微镜去结构他每日的二十四个小时。仔细到田野觉得自己从前追特别喜欢的姑娘都没这么认真过。

最后观察员田野经过一百八十天的细心观测得出的结论,他无法把自己的嫉恶如仇投向金赫奎,甚至没办法去讨厌他,就算知道对方其实应该是在时时提防着自己。

而且他甚至有点舍不得了,对自己的卧底对象,还是个男的。

田野觉得自己问题可能有点大了。

明凯跟着田野的视线看了一会资料上的文字,又瞥了眼田野脸上的表情,最后不动声色的低声跟田野说,“当初就跟你说,太细心了也不好,容易上心。”

从前让他成为卧底的原因,现在慢慢也将他拽离了原来所有的承诺和职责。

两个人在平时没人会上来的高层楼顶,快下山的太阳没有阻隔很快把田野的耳廓映红,又照在他背后,衣服好像吸了热,田野一下觉得燥热起来。但平时一贯话唠今天难得的咬着嘴唇半天没说话,过了一会终于开口,

“那个,明凯手底下也有过好几个卧底了吧,有没有过那种情况的….”

“有没有过。。。就是卧底喜欢上那个罪犯的啊?”

 

从楼顶下来,来来回回兜了几圈。

田野久违地和警校的老朋友刘世宇还有王城约了去吃小龙虾。

这两个人他有半年没见过了,原来经常来吃的店也很久没来。

从他开始监视金赫奎开始,他的生活有了个断痕。一定就是因为这样,

因为自己脱离了存在了二十年的曾经,不能再联系认识的家人,朋友和那些可以证明他以往存在二十年的人们。

然后成为一个新的个体Meiko。而这个人的主要生活重心是金赫奎,

还有监视金赫奎。

肯定是这种生活方式太病态了,不然自己怎么会变得这么奇怪。

对就是这样的,明凯刚刚不是也说他还认识过一个这样的人吗? 

田野终于从“到底自己是不是问题很大”的纠结中走了出来。

反正都要结束了,到时候自己还是原来那个和众多基友一起混吃等死,不,是主张正义的小警察。

刘世宇和王城用诡异的眼神看着田野这个前警校著名bb机,一直不说话。

深沉了许久终于一口气灌下大半瓶啤酒以后开了口。

“吃呀,你们怎么不吃?我好久没来这的菜变难吃了吗?”

同学两年,从没见过田野可以这么久不跟对面的人说话。

刘世宇担心的看着田野,“你没事吧?”

“没事啊,我这不好好坐着吗?”

“以前你在的时候饭桌上可从来没安静过这么长时间。”

“是的是的,你任务没出什么事吧?怎么这么奇怪”王城紧接着就问。

“啊,没事没事就是提前结束任务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你任务结束了,是完成了吗?”两个人都知道田野在出保密任务,自己这行保密性质的任务就那么几件,大概猜也能猜个十有八九。

这种任务越是保密,越是做长线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

“没有。”

“没有?没有完成怎么就结束啦?”

“在做下去可能要没命了,就提前结束了。再待几天就回来,今天偷跑出来提前跟你们一起庆祝一下”

曾经是常客的三个人的小龙虾店餐桌上除了在嘴巴被填太满的时候,从来没安静过这么多次,

死亡这种话题半年前多遥不可及,他们都是二十出头。现在田野和原来一样熟练地一点点剥开鲜红色的虾壳,平静的把它说出口。

“喂,怎么就我一个人在吃呀?今天我请可就点这么多啊,吃完就没啦,不管饱!”但还是那个田野,只要他在,餐桌上不能安静下来。

被这么一说刘世宇突然发现了形式的严峻性,

“卧槽,你放下筷子,剩下的都是爸爸的。”

“反正你吃了也不会长肉的,不要浪费资源!”

“你们两个哪个不是?!”

“还BB,你再说就什么都没有啦。”

“等等,等等先喝一杯,庆祝田野这次没死。”

“喂,你别说骚话了,这是咒我吧!”

“那就一起喝一杯祝福田野长寿!”

“滚,你爸爸我才二十怎么就开始祝福长寿了?”

“那你先说说你怎么二十就当爸爸了?”

“......”

 

在过了午夜很久后,金赫奎卧室里的那块灰色的屏幕总算亮了起来,屏幕的光打在黑暗里金赫奎的脸上,他已经穿着单薄睡衣在没开灯的卧室屏幕前坐了不知道多久,停止了长时间盯着灰色屏幕在胡思乱想发呆

“唔,总算回来了。”

摄像头中,田野公寓的客厅走廊亮了灯。田野多喝了几杯,走路微微有点晃。

把调了下空调温度,着急地把上衣脱了下来扔在沙发上,露出因为喝了酒还在泛着红的牛奶色皮肤,然后转身出现在进阶则被点亮的,显示着卧室画面的屏幕里。

金赫奎飞快地按了电源按键,关了屏幕,走去门口调低了温度。用手去冰突然发烫的脸颊,钻进还是冷着的被子里。金赫奎最怕热了。

不过总算松了口气,心率慢慢平静下来。

最近Meiko行事越发沉稳,和自己打闹次数也骤然变少了。

虽然不确定,不过Meiko很可能发现了自己在怀疑他,那样的话他一定会走。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这么在意,突然担心他会一下子消失。

在今天下午安排的人跟丢了田野以后就更加安心不下来,还好他还是回来了。

睡意随着渐渐身体降下来的温度来的汹涌,而金赫奎的朦胧意识却又投影向阖着的双眼里,好像又看到田野走回卧室,还没来得及换上上衣,打开衣柜门弯下腰去找新的上衣,后背靠近自己一帧一帧渐渐凸出略显单薄的脊骨轮廓。


TBC


--------------------------


 
评论(19)
热度(48)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