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ict(3)

妹驼妹,主妹驼,不吃双向慎点!!

别上升真人*3   黑道设定(很扯, ooc + 文笔渣 预警

可能有bug  

 
田野一开始是想着只是跟金赫奎说声再见就走的,最后却没走成。

 金赫奎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坚持要跟去一个交易现场,

 你不知道这样要是被抓到算是人脏并获吗?你以前不是从来不自己去的吗?亏你还玩adc,不知道你就应该后排收割,不现在是收钱的吗?”

 田野一边说 一边扯着金赫奎的袖子,想想之前还心疼自己像个秘书,现在都要变成老妈子了,一个卧底警察还要叮嘱嫌疑人你不要到处乱跑,小心被抓了。怎么说也跟了你半年,要是最后让别人带走了我多亏啊。

 
 金赫奎脸上表情特别深沉,却又什么都不说。

 “你要是觉得危险就别跟着去了。”

 “我是那么胆小的人吗?”

 金赫奎又不说话看着田野轻轻微笑,竟然难得的把眼睛睁得挺大的。

 “看我干嘛?竟然嫌弃我胆小,我告诉你我就跟着去了。”

 田野想,我要是胆小呀也不会现在还待在你旁边了,也许要是换别人早知道自己是卧底,自己可能已经死了好几回了。

 也不知道金赫奎这一出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要不跟着去还是真的不放心。按理说金赫奎现在知道自己是卧底了,估计背景也被调查的差不多了,他不应该不知道自己是警察,竟然也不阻止田野跟着来。

 这也是田野第一次和金赫奎一起跟交易,车上的沉默很少如此彻底。车程不算长,可留给人胡思乱想的时间总是很久。

 在这段时间里,他在心里下了一局棋,最后结局是自己的那边输给了代表着金赫奎的那边。

 两个人的步步为营,要是心思算尽水平可能也没差下多少,不过最后田野还是看着自己这边的王被将死了。

 这不能怪他棋术太差,他看着金赫奎手上渗着汗,绞着的衣角在细白手指上勒出一道道红痕就不忍心去吃金赫奎的棋子了,只能躲开和他周旋着,看他一步步占据自己这边的棋盘。这大概是最蠢的输法,输于心软,又输得最心甘情愿。

 所以直到最后田野也没去通知明凯这场即将发生的交易。他知道这可能是最有机会抓到金赫奎的机会了,可是手指在手表里的的通讯器按钮上来来回回兜了好几圈,怎么也按不下去。

 算了,田野想着就保他这一次,毕竟自己也要走了。权当还他着几个月来的不杀之恩。以后要是抓他,最好也是由别人来动手。

 田野用手背蹭掉鼻尖上的汗珠,如果没有意外这件事情警方不会知道,全世界将会只有他知道,他曾经为了金赫奎当过一次叛徒,在这片寂静无声里一个人选择了认输。还好只会有他一个人知道。

 他也不是没想过如果这是金赫奎用来试探自己的最后一次陷阱,不联络将意味着不会有人来救他。可是他就是觉得金赫奎不会这样的,没有任何证据支撑他就这样相信了自己的敌人,他哪来的胜算,这样真的被金赫奎杀死了自己也是活该,真傻。

 还是让他坐在后排和自己挨着的金赫奎静的像座雕塑,包括他瘦得线条分明的下颌,和侧面直挺的鼻梁都让他显得凌厉起来。车里面的冷气开太低了,田野能感觉到自己小臂上汗毛微微立了起来,确实在度过前几天和金赫奎刚开始相处因为陌生带来的紧张感觉以后,这样的气氛确实很少在有过了。

 “别担心,你不会有事的。”像是感受到田野的视线,金赫奎淡漠地说出让人安心的话。

 “恩”田野又用手指碰了碰金赫奎的手背表示他信他,是真的相信,愿意拿自己的命来做一次验证。

 

后来回想,比起事情发生的过程,在那天的感知记忆里印象深刻的反而是那些被放大过后的细节。

    在凌晨偏僻沿岸,旁边除了几个废置集装箱只有海边凌乱错杂的石块。交易过于平静了,所以枪响那一瞬间的枪声和子弹擦过枪口产生的弱光像田径比赛起跑时的那声号令枪。

  他下意识地去拉那个子弹射向,被集火的那个人,那些电影里被集火后还能毫发无损的情节都太假了。

 田野不合时宜的莫名想到这中抱怨,他能感觉金赫奎身上的血流到了自己手上,黏黏糊糊又痒痒的感觉,让心也跟着更加没着没落痒痒地发着颤,他只能专注于握紧金赫奎的手。

 指甲陷进血肉里,身后的枪声稍微远了他也不敢扭头去看,他害怕看到金赫奎现在的样子。只是想象握在手里那双平时细长好看的手现在染着满是血红色,他就跟着红了眼眶,眼睛里却没有泪怕模糊了前面的视线。

 他把金赫奎带进了一个看起来闲置很久不用的大海运集装箱里,

 在黑暗里沉重的喘息慢慢平息下来,终于涌上来清晰的意识,都还活着。

 “这是哪?”箱里有桌椅,桌子上的等被点亮后,还能看到角落里一些凌乱的电子设备和监视器显示屏。

 金赫奎的状况没他想象的那么糟。

 “原来警方用来监视走私口岸的地方。”

  田野犹豫了一下就说出了口,破罐子破摔了。

 “哦”金赫奎也意料之中的很平静,他果然早就知道了田野默默叹口气。

 “能解释下今天是怎么回事吗?”明明交易已经快完成,钱货两清为什么突然有人开枪要杀你,那些来交易的人干嘛不走又留下来帮着你?

 “本来这次的目的就不是来买东西的。你应该知道我是在我父亲去世后才回来的,我之所以能活下来的原因是因为我父亲定下来这条主交易线的取货人只能是他或者我,而一旦这条线暴露出来那些早就想杀了我的人一定会动手。”

 “他们原来就是父亲手底下的人,曾经为了争利杀了他。只是当初盯着交易权的人太多了,一直不能确定到底是谁。这次交易本来就是诱饵,这条线我卡了一年多,他们一直没行动,现在只有暴露出来他们才能上钩。本来这次就是想把他们找出来,所以也安排了会保护我的人来交易。不过没想到他们这么心急,一来就找了这么多人想直接杀了我接管交易。”

 “什么诱饵是交易,诱饵明明就是你自己吧。” 田野没忍住嘲讽。

 

 远处杂乱叫喊的声音渐渐平静了下来,可是田野还是觉得他们两个现在像危险草原上两只无助的小动物。

 金赫奎的手臂上应该是被子弹蹭伤了,伤口不浅还在渗着血,田野现在只能把他的外衣绑在他的手臂上先帮忙止血。

   他在扎衣服的过程里一直想吻面前这个红色的伤口,也想去舔舐去伤口上的血液。他忍住了这种欲望,尽量拉远自己灼热鼻息和伤口的距离怕弄疼他。金赫奎穿了黑色衬衫,看不出来身上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受了伤。

 “还有伤吗?”

 “背后疼”

  金赫奎声音低低地说,口气比平时软了很多,有点像知道自己做错了事的小朋友。却又按住了衣角不然田野把衣服撩起来看伤势。

     也不知道都是男生有什么可害羞的,田野内心翻个白眼。算了,看了也没用在这也处理不了。他轻轻把门推开个缝,听了许久,外面已经只有海风和海浪了。远处的血迹和躺在地上的尸体在黑暗里都看不真切。

 “走吧,”他弯下腰要背金赫奎走,“上来”

 “干嘛要背我,我能走。”

 “伤在背后你走路出血会更严重的,别逞强。”

 金赫奎嘴唇上已经没什么血色,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伸出手勾上了田野的脖子。

 “你呢?”

 “我什么我?”田野调整下角度架住金赫奎的腿,把他背稳,

 “你没受伤吗?”田野才反应过来身上好像是有些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的擦伤隐隐有点疼。

 “我没事啊。 别瞎担心了,好好趴着。”

  “喂,这是去哪啊?”

 “去我那儿吧,你家还回得去吗?”应该没什么人知道他住在哪。

 “恩”

     金赫奎接下来就真的只是安静的趴在他肩膀上,看着田野脖子上的痣称着白的发光的脖颈随着步伐晃。尽量自然地,他把头往前凑了凑,让田野的耳廓和耳垂一次次蹭过自己的嘴唇。

     半夜地偏,找不到车能搭回去。田野走了很久,因为刚刚陪着肩膀上的人走过九死一生,可能是肾上腺素的关系也没觉得多累。

     过了今晚出了这种事,警局那边应该是回不去了,也不知道要怎么跟明凯交代了。夜晚海风吹得冷,周围也空旷,一夜之间天翻地覆一切都拐错了方向,好像什么都没了。可是又四下无人,天宽地广,喜欢的人在肩上,又像看到的什么都是自己的,可以再走很远。

     终于找到车搭回田野的公寓,金赫奎搭电梯的时候就不再让田野背了。

 “那边是卧室,衣柜里有换洗的衣服,你可以先在客厅坐下。”

 “我知道,本来就是我安排你住的。”还在监视屏里看过无数次。

  田野拿了绑带,药还有酒精出来,看金赫奎开了电脑正随便翻着网页,直接坐在旁边帮他消毒。

 金赫奎上衣几乎全被卷了上去,露出在背后的伤和细白的皮肤还有对于男生来说过于纤细的腰。田野拿着棉棒一点一点把酒精涂在伤口附近,

 金赫奎好像很害羞,气氛沉默得有点尴尬,

 “你怎么这么瘦啊” 但是又说什么都不太对的样子。

 “啊”金赫奎一下没忍住疼叫了出来,气氛更尴尬了。

 “唉,金赫奎你不是玩LOL吗?”田野也跟着脸红了试图没话找话转移话题,

 “你是玩AD吧。要不我给你当辅助。”头脑空白里就莫名其妙这样说了。

 “啊?”

 说不清怎么冒出来的想法,反正警局一时半会也回不去了“

 你不是想杀了他们替你爸爸报仇吗?我帮你啊。”

 “你不是警察吗?明明是敌方辅助吧。”

 “你知道我是警察你还带我去,你不怕我帮他们杀了你啊?”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那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警察又为什么还留我啊?”

 两个人都回答不上来为什么会有这种没来由的相信。仔细想来却已经一次又一次把输赢,生命赌在这莫名的信任上了。再返回头来可以找无数种借口,当时却唯独不想承认那个最简单,最能解释全部的理由。

 是因为我喜欢你。

 像是服下那些致幻剂还有毒品一样,大概是被多巴胺迷惑了,做关于你的决定的时候就失去了对于中枢神经的控制和大脑的思考能力,全是说不清道不明,

没有理智的相信。

 “好啊,我信你,你帮你。”

 “好,我证明给你看。”

 
TBC

 
----------------

 

 
评论(23)
热度(46)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