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ict

日常反思我为啥这么懒(没用的反思。。

快有比赛可以看了,鸡冻(≧▽≦)/。S6加油



那是个旋涡般的恶性循环,一不留神就被卷着越跌越深。

走过熟悉的街角,他甚至可以循着空气中的味道找到他,渴求因子沸腾着。

一个成瘾者在一段时间的戒断以后,再重新找到自己的朝思暮想时的典型症状。

在最后一秒他突然回忆起来,一开始是为什么决定离开他。

田野停了下来,在街边站着,待了一会,又朝着原先的方向跑了起来。

 

根据快一年和金赫奎几乎形影不离的相处,田野想找到金赫奎一点都不难。更何况他之前的工作任务就是接近跟踪金赫奎。

他有金赫奎私人手机sim卡的追踪定位,背会了他的银行卡号及安全码。从两位数的鞋码到十八位的身份证号,所有无意义的符号数字和那个人扯上关系以后都变得很好记。他突然意识到,可能从挺久以前开始自己就中毒已深。

    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不同于电影里拉风的涉毒黑社会老大,金赫奎的生活其实只有两点一线,在办公室和公寓之前来回穿梭打转,没什么新奇甚至有点无聊。赚得是钱,卖得是命,赔了还没有后路。

    确实不是什么好工作。

    这几天他被逼得紧,找不到能躲的地方,兜兜转转竟然又回到原先田野住的公寓。理论上说,这个房子是他的,每个月的租金都是他再交。

    不过从租下来以后,一直是田野在住,他走的时候也匆忙大部分东西还留在这里没拿走。在他走以后,窗户一直关着,他之前一直在用的东西好像可以散出他的味道。每次他只要一开门进来,那种熟悉的感觉就又重新熨过自己的皮肤,清晨醒过来的时候,也会有一瞬间让人觉得田野还在身边的迷乱错觉。虽然住的时间不久倒是更有一种让人舒心的安全感。

有点像是家。

这在最近他兵荒马乱的生活里显得弥足珍贵。他的成功复仇得罪了不少人,出门买个菜都危险。田野走了没几天就出了事,他有所准备还是受了伤。事情完成得差不多,最近仇家警方又都在找他,也就干脆不怎么出门看看能不能避过风头。

他偶尔也给以前的老朋友和明凯打个电话,每次跟明凯聊天刚想旁敲侧击地问问田野近况,明凯就说有事要走,

“我们这么忙有一多半都是你和田野的功劳,现在又要拉着我找我聊天,金赫奎做人有点良心。我没带人去抓你已经不错了。”

声音变成了“嘟嘟嘟”的忙音。

明凯这样倒是让他放心,看来田野最近过得还不错。

回头想又有点心酸,金赫奎微微苦笑

 

金赫奎的伤口在腰侧靠后背他够不到的地方,让他每次换纱布时都是一场艰难的挣扎。

他上次受这样的伤都是田野在帮他处理。

努力试了几次还是让伤口裂开了,金赫奎有些丧气地把绷带扔到地上,叹口气坐着不想动,


田野是从公寓门口的垫子下面找到备用钥匙。

轻轻把门推开个缝,就看到看着金赫奎正在使劲扭转身子去擦干净伤口周围的血迹,又因为用力过度,伤口开始渗出新的血液。大概是因为疼皱着眉头,也没注意到田野开门的声音。

这就是一个贩毒团伙老大的安全警觉性?田野挑了挑眉。没忍住,他还是走进门内,想去帮他消毒包扎。

 

其实他在门口时,金赫奎就听到了响动。好像因为太了解了,他从田野在楼道里吸鼻子的声音就能确认是他,说不上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不过反正换绑带的手更是怎么也系不好那几个结了。

伤口裂开好像也没感觉到疼。

看见田野进来的时候也只是怔怔地望着他,做不出反应。等到田野拿着绑带在他腰上绕了两圈才说出,“你怎么来了?”

“明凯说你受伤了,”田野尽量逼真地说出之前编好的借口,语速不能太快让金赫奎看出来他想这个想了一路,也不能太慢让他觉得自己正在说谎

“我就想过来看看。”

可是看到金赫奎眯着本来就不大的眼睛表示怀疑,之前准备好的话就全想不起来了,

“你别担心,我现在不喜欢你了,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也不是。。。我就是过来看看。没别的意思,就是来看看你,我不放心”

一向巧舌如簧,说话从来不打磕巴的田野说不出来想说的话,因为憋在身体里的心情涨红了脸。“不是。。。不是多担心你,你别想多。。。”

 

最后还是金赫奎打断了他,

“你不是不喜欢我了吗?”金赫奎闹脾气一般去抢他手里的绑带。

田野不放手,往后退了一步终于停下了支支吾吾。

低着头,拿着绑带不放手却也没动作。过了一会才说,

“我是不喜欢你了。”

“我以前喜欢你的时候,总想着你要是能和我在一起,抱抱我,表扬下我,我能有多开心。现在我没那么多这些想法了。”

金赫奎抓着绑带去抢的手松开了,低下头去,不再看田野。

“现在简单多了,你没事就行,你要是能高兴我很开心了。“田野接着说,”所以你别想那么多,好好养伤。“

说完他正好熟练的把绑带的结系好,帮金赫奎把衣服拉下来。

那段侧腰因为失血皮肤愈发苍白,他不在的这段时间这个人好像更瘦了,清楚地勾勒出轮廓好看的肋骨腰线。田野喉结轻轻滚过,飞快把视线别到其他地方,拽着衣摆把那幅画面匆匆盖住。生怕多看一眼,从前的那种自己拒绝想起的“喜欢”又会回来,压抑不住欲望,完全重蹈覆辙。

 

金赫奎显然没有珍惜田野努力压抑才完成的劳动成果,他没扣衬衫扣子,转过身去抱田野。一下因为动作太大,衣摆就又被带了上去。田野吓一跳动作不稳,条件反射回抱他稳住身子。

衣服很快在慌乱里被弄皱拽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绑带也重新散开了。

最后散在地上,上面还带着点点鲜红,两个人也都不在意了。没收好的绷带掉到地上,卷带到两个人身上,在来回翻滚动作里缠在一起。

 

“我也不喜欢你,我爱你。”


没人知道,其实金赫奎特别怕疼。

田野把绕在两个人腿上弄得乱七八糟的绑带解下来,拿酒精棉给他的伤口消毒。

金赫奎懒得起来趴在地上,皱着眉,闭眼攥着拳头不看。

一会没感觉到那种酒精凉凉的,蛰得痛的感觉,反而觉得到温热,痒痒的。

田野完成了上次他受伤时候就想做的事,轻轻舔过吻了吻。

舌尖上是有点腥涩的味道,他有点心疼地放轻力度小心地重新帮他包扎。



开车不留痕(也看不出(●—●)

提醒妹驼搞事:

田野:太好了这次金赫奎腰受伤,宝宝终于有机会当top了。唉,我为什么要说终于


 
评论(11)
热度(31)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