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台风

我冰写得真的棒,可以送文给我简直太感谢啦,再次比(无数个)心。

之前冰说喜欢文评,无奈我没有文学涵养,评价不出文的好坏。

对我来说比文字更在意的可能是人物,故事里的,故事外的。

创造故事的你们,还有把他们的生活过成我们故事的那些人。

这几年,越来越发现,我喜欢的不少,爱的人不多,对他们说得感谢不够多,做不了什么的无力感又太多。

负面的事物太多,愿意花时间温暖别人的人不多。

没什么文笔夸我冰的文,反正就是所有褒义词,就是真的感动我。

文字,人,还有一切都特别暖💗

难过难免,希望每个人都比我想的,比我坚强乐观。

虽然基本退坑,还是总是希望所有故事都不会结束O(∩_∩)O~~


Twain°:

 

·驼妹

·治愈向

·现实设定

·时间线S6小组赛战败

·送给半退坑的我彰

·ooc慎

·不上升真人

·小句来自 - 宋冬野 - <<鸽子>>

·题目来自- infinite -<<The Eye>>

 

 

明天冰雪封山的时候。

我也光着双脚。

站在你翻山越岭的尽头。

正当年少。

 

 

其实谁也没有想过输的。

赛前作战会议进行得还算顺利,氛围甚至能说得上其乐融融,大家都是那种难得一见的轻松模样,大部分时间都在开玩笑,不知道哪个工作人员还嚷嚷着首战赢了让诺言请吃饭,明凯笑着摸摸鼻子说赢了就请赢了就请。

其实谁也没有想过输的。

上场的时候教练组特意拍了拍每个人的肩膀,信心满满地说了句首战加油,金赫奎抿着唇轻轻笑,背着包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走在身后的小孩儿突然小跑步子追到身旁,带着热气的手掌贴近腕间,犹豫了两秒,还是温温软软的握了上来。

他微微低下头,对上田野亮晶晶的双眼,教人忍不住想起暗夜里璀璨的星辰。

孩子飞快地捏了一下他的手,声音低低的。

“一起加油。”

后来他想,那个弯着唇揉揉孩子毛茸茸的头顶的金赫奎,大概是真的没有想过失败。

 

但是输了就是输了。

夏季赛全胜出线的LPL第一种子队,所有中国的兄弟队伍为他们加冕的王冠,各大媒体赞不绝口列为排名全球第二的战队,以一个猝不及防的姿势被来自巴西的外卡一脚从神坛上踢了下来。

时隔整整一个赛季,他们终于尝到了几乎是五雷轰顶般的失败。

小孩儿的情绪变得非常糟糕,他似乎又回到了2015年的初秋那几场突然失利的季后赛,通红通红的双眼,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的失落,紧紧攥着背包的指尖。

头晕目眩的悲伤。

退场的时候田野埋头走得很快,步子急得一颠一颠的,金赫奎在身后只能看见他因为情绪翻江倒海而充血鲜红的耳尖,衬着颈后白晃晃的皮肤,有种病态的落差美感。

金赫奎有点慌,孩子的心态一旦爆炸就不是随随便便能好起来的,他毕竟年纪太小,资历也浅,对自己的期望又几乎完美,钻起牛角尖来一点也不逊色于队内那对九匹马拉不回的上野——这和他的年龄一点也不匹配,他那么小,那么青葱又明亮,他本来不应该直面这些,他本来不应该承受这么重的跌倒,明明还是怕疼怕得要命的年纪。

金赫奎的心里便涌起了窒息般的难过。

不应该输的,他想,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加快脚步追上去,有些迟疑的将掌心搭在小孩耷拉着的头上,似乎怕惊扰到他兀自懊恼的小小世界,金赫奎的动作放得很轻很轻,一下,两下。

田野没有躲开他的手掌,却徒劳无功的把脸偏到另一边去,想要遮掩自己遏制不住发红发烫的眼角,虽然他知道没有用,铺天盖地的酸涩感已经快要把他淹没了,整个人好像泡进了一罐柠檬水,心脏紧紧地缩成一团,越变越小,越变越小,小到他想把它藏起来,藏在别人永远也看不到的地方。

他听见金赫奎在耳边软软的声音,那人嘴里的中文听起来依旧智障又可笑,可他还是坚持不懈地一遍一遍说着,“没关系,meiko,没关系。”

田野没吭声,他把嘴唇用力的抿住,牙齿狠狠地咬着,连一个音节的吐字都不敢发出来,仿佛这样就可以假装出一副坚强的大孩子模样,实际上他只是将耳朵憋得更红了些。

金赫奎觉得他这样可爱,又觉得他是长大了。去年的田野会忍不住向外界扩散他的坏情绪,恹恹的窝在那里,像团阴森森的小乌云,稍微跟他摩擦触碰就是一阵电光火石——反正不是今天这样,金赫奎发现他开始学会忍耐,学会让别人觉得他是个大人,学会想要隐藏自己的情绪,学会努力尝试比过去更加坚强和勇敢。

他应该心疼的,隐隐约约又感到高兴,他微微低下头去说了什么,孩子抿着唇难看的笑了起来。

 

到后台休息的时候田野刻意选择一个人趴在角落里,他大概还是说服不了自己不去沮丧,毁灭式的崩溃中他开始一遍遍回想比赛的每一个细节每一道指令每一手操作,肯定总有什么不对,总有什么是他做的不够好,他还不够好。

比赛的镜头越来越模糊,他想得越来越远,想到今年春季赛想到去年夏季赛季后赛想到RAY战队,想到了自己一路走过来暴露的种种不足够。

最后他想到了最开始的那一年,想到了最早最早的时候,想到了他还没碰到的金赫奎。

他第一次见到S系列世界赛上的金赫奎,那个别名Alpaca的少年还不是现在能在异国他乡独当一面的沉稳少年,他还不会拍着他的肩膀开玩笑骂他yegou,他还没有完全展开他的双翼迎接只属于他的烈风自由,那个金赫奎有着稚嫩的眉眼,腼腆羞涩的笑容,小心翼翼的姿态,清风醉酒一样的温流。

那是那一年的金赫奎,留在田野的记忆里,最最鲜明的印象。

田野想,自从他背着大大的行李包推开那扇门,一点一点穿过岁月洪荒漫漫人流,命中注定般走到他身边说你好之后,他都做了什么呢。

他要做的只是,一天一天地等待,等待那个在哥哥们的怀抱里红着眼肿着鼻尖的小小少年长大,放下他不能放下的过去,然后一起迎接他不敢迎接的未来。

 

直到他会将暖暖的掌心搁在他头上,眸光浅浅,笑意飞扬。

他渐渐学会安慰他,渐渐学会比所有人都坚强,学会自嘲自己从前的不足够,学会用蹩脚的中文说,没关系的,meiko,没关系。

这其实,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田野从来没有说出口的事实是,他其实,一直行走在金赫奎的身后,用近乎执着的脚步追赶他,梦想成为能和他并肩战斗的强者,而不是缩在队伍张开的羽翼下自我满足,他一直都在努力奔跑,一直把自己的目标定的越来越高,他想要变得更好更强大,想要理直气壮的抓住队伍伸出的手,带着少年未酬的雄心壮志,唱着歌儿朝前走。

 

 

不知道就这样趴着过了多长时间,队内的小教练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嘴上说着野神别太难过啦明天不是还有比赛要振作起来都走啦要不你一个人在这,田野把头放在臂弯里再蹭了蹭想快速调整一下情绪,小教练突然笑了。

“哈哈,不过Deft一直在等你呢。”

田野怔怔地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他的少年在不远处逆光而立,似乎在跟那头的谁说话,身子却一直拗向自己这个方向,察觉到他终于好转,金赫奎很快朝他招了招手。

“Meiko。”

那个少年笑着,一字一句。

“快回去啦。”

田野眨眨眼,刹那间有泪水就要从神经深处涌到眼眶,又被唇角的笑容压了回去,他甩甩袖子,拉着教练站起身来。

“来了来了。”

 

 

 

回去的路上旧金山晚间的日光稀薄,透过贴着暗色保护膜的车窗照进来,少年们并排坐在双人座里,他紧紧握着他的手,大巴车摇摇晃晃地朝前行驶,好像要一直走到世界的尽头。

那一瞬间田野想,他大概愿意,永远这样义无反顾地,陪他走下去。

反正荣耀也好,欢呼也好,什么样的荆棘和磨难都好,哪怕是再庞大到深不见底的黑暗,只要这个人在我身旁,我就愿意忍受一切。

我不会对你说,“不要走”。

因为你想要去哪儿,我都会陪着你去。

 

那一瞬间金赫奎斜倚在座椅靠背上,脸侧就是孩子瘦削的肩膀,他顺着看了看孩子出落得越发俊朗锋利的眉眼,想起好久好久以前的那天,田野背着一个大书包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包子脸圆鼓鼓的,随着孩子嫩嫩的嗓音响起,天光开眼般测漏下来。

那句话怎么说呀。

一转眼,当年人不复当年。

 

可是。

可是我会永远保护你。

少年和少年依偎在有些狭窄的巴士座椅间,身形虽然都称不上宽厚,淡淡的霞光晕染下来,也显得姿势亲昵又温暖,耳畔是呼吸声柔柔软软地交叠,铺天盖地的静默里他们都在想,我会永远保护你。

保护你不受任何磨难,保护你不见任何黑暗,保护你不听任何莫须有的指责和谩骂,保护你,远离这个世界所有的不圆满。

电子竞技并不是条容易的路,它对分别看的太淡,冠军只有一个,可所有人都想要,离散或者背弃或者头也不回的走掉都是太正常的事情。你一路爬上去,脚下的路有多少是你的,多少是别人的,从来没人分得清楚。他们其实都知道踏上这条路便几乎是一去不复返,被埋没被辜负被嘲笑被欺辱,碌碌无为又不知所措,拼尽全力却一无所获,都有可能,可为什么还是义无反顾。最后他看着他,他也看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两个少年终于明白了一些缘由——除了失败和黑暗之外的东西,在这薄凉寡淡的世界上,因为彼此的存在而深深相信着的东西——爱,和守护。

值得庆幸的是,在时过境迁的岁月长河里,他们一天一天的陪伴着对方,渐渐脱变羽化,一起成为自己想要的那副模样,一起坚守着那个共同的目标,一路凯歌,一路春光。

 

 

野狗和赫奎酱啊。

多么高兴。

我能陪着你长大。

 

 

 

 

Fin.   


 
/
 
/ 转载自:Twain°
评论(1)
热度(219)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