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心无愧

咨询师驼x客户野

大概就是一个比较甜,互相套路的故事。
文不对题,大纲文纯架空,非常ooc,别上升真人,看个开心就好了。

来源于一个质量堪忧的(反面)教学视频…因为咨询师是不应该和客户有私人关系的。

打个擦边球(我去面壁了


1.

金赫奎刚刚辞了医院的实习工作,想休息一段时间,却被许元硕拉着让他回原来的学校帮着做一阵大学校园咨询师,美曰其名回报母校。

刚开始还觉得有点烦,不过他最近发现听听学生们抱怨室友,小情侣们争吵也是件很修身养性的事。虽然他毕业也没两年,只是最近实习却让他累到感觉上学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现在好像自己又成了个学生。

尤其是最近有来了个他觉得有趣的客户。

2.

“说下你为什么来吧?有什么想解决的问题?”

金赫奎作为咨询师看着温柔礼貌,其实性格一向很直接。

面前坐的男生看着比资料上的年龄还小一点,背景和脸一样白净,没有不良记录,没有病史。

除了因为慢性鼻炎,偶尔吸吸鼻子,好像连过敏反应都没有什么。

看起来很紧张,嘴角还尽力带着点不大自然的笑,耳廓和耳根悄悄憋红了。

房间里阳光很好,照在薄薄的耳廓上,显出有点的透明的粉。

金赫奎定了下神,看进他亮晶晶有点琥珀色的瞳孔,里面好像有点茫然。

干净到有点像一大早在阳光下的朝露。不知道这样的人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

金赫奎放轻了语调,凑近了点,试图增加点亲切感

“你什么都可以说,你说的所有的话只要没有伤害他人或是自己的信息,就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所以别想太多别紧张。”

田野深吸了口气,肩膀放松了下来,脸却更红了。

3.

田野打开了话匣子以后,本质是个话痨。

他性格本身就开朗,再见面聊过几次,就开始事无巨细什么都跟自己叨叨。

常常还没谈到咨询的重点,田野就匆匆把话题岔开,聊东聊西让金赫奎插不进去话。

金赫奎又被他比手画脚讲地朋友的小事逗笑了好几回,

“还没准备好啊”金赫奎想着,在记录上飞快地写了几笔。

知道他该提醒田野聊那些他不是很想说的了,可是抬眼看了看他脸上的笑,又不忍心了。

“按照之前的安排我们的咨询时间可能不能帮你解决问题,你想再多见几次聊聊吗?”金赫奎一边问,手上已经帮他加了治疗时间。

“好啊,”田野看起来并没有为多在这里耽误快期中考前的时间感到不快,反而很乐意的样子。耳朵还又因为充血变红了一些。

金赫奎看着咨询记录犹豫着,最后还是把“你要不要考虑换个咨询师吧”这句话咽了回去。

4.

给田野做治疗更像是聊天,金赫奎假装不刻意的忘记这是第几次诊疗。

这样不对,他掐掐自己的手心,却还是清醒不过来。

想到他的样子,心就跳得又快又重,牵着鼓膜让他听得格外清晰。

从来没因为另一个人这样过,还是私心占了上风。

帮他解决了问题就结束,也是帮他,金赫奎心里默念一遍又一遍。

他清楚已经越界了,却还是忍不住,只能找这样的借口。

5.

“我好像不喜欢女生。”

“反正我不太会跟女生单独相处,感觉随便说什么都变得很尴尬,对方都会不高兴。”

金赫奎听到田野这么说顿了一下,没多想自己的变化。

“那你觉得自己喜欢男生吗?”

“我不知道,”田野低下头,视线撇开,“其实我之前没喜欢过男生。”

“以前?”

“啊?”

“那现在呢?”

“.......”

“没事,那你觉得我怎么能帮你呢?你一般都跟她们说什么呢?”

“你可以假设我是个女生吗?现在你先把我当成女生。你平时是怎么跟她们说话的,你可以试着跟我说, 也许我可以帮你分析下他们为什么会生气”

“好”

“那假设现在是约会了。”

6.

“你好”金赫奎开始了。

“好”田野神色变得有点紧张,小声回答。

“你饿吗?想吃点什么吗?”

“好啊。”

 “你想吃点什么呢?”

 “都可以,你喜欢什么?能和你一起去吃饭我已经很高兴了”

“....”

“听你这么说,我也很高兴啊”金赫奎看着田野笑,眼睛眯弯了。

  他发现田野很容易脸红。

“我是说我如果是那个女生的话。我觉得你不是不会说话啊,这样说很好,女生肯定不会不开心的。”

“当然和你说就很自然,但是。。。和她们就说不出来。”

田野支支吾吾小声嘟囔了句。和平时兴奋地叨叨的音量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可是金赫奎确认自己没听错。

7.

金赫奎这天正巧碰到了他经常看到和田野走在一块的一个男生,

上次碰到时田野还简单介绍过,好像是他室友。点点头打了个招呼。

“田野最近挺好的吧?”

“应该不止是挺好的吧”

“为什么?”

“你应该知道吧?”

金赫奎已经下班换成了平时简单的运动衫,本来也就没比他们大几岁,估计对方没记住他,把他错认成了同级田野的朋友。

“恩。”金赫奎演起来也不是一般的逼真,“他是应该挺高兴的。”

“就是啊,他当初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人家,等人家毕业了以为没机会了,现在那位学长能又回来工作,他也是运气好。”

“。。。。”

8.

“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咨询了。”金赫奎笑眯眯地跟田野说。

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弯着,都快要没有了,看着田野心里更是一团乱,胸口开始堵气。

是最后一次就这么开心吗。

“我找了新工作,过两天就走了不做校园咨询了。”

田野着急起来,“可是我还没跟你聊完啊?”

“你还有什么新问题想说的吗?如果需要我可以把你的资料转给下一个咨询师。”

“不用不用。”

“你接下来去哪里上班,我能那去找你吗?”

他也没等金赫奎回答就接着说

“上次你问我是不是喜欢男生,如果是的话,那我该怎么办?”

田野用完了勇气又回到了他脸红的状态。

金赫奎在一张纸上飞快地写着什么,

头也不抬地跟他说,

“那你可以私下来找我,这是我家的地址。”

田野接过纸条觉得脚踩在棉花上,

等到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捧着纸条走在回寝室的路上了。

我是谁,我在哪,刚才发生了什么。

9.

田野站在喜欢的人家门口,小心打量着刚帮他打开门的主人。

和以往在办公室里跟他见面的金赫奎不同,他穿着棉质有点厚有点宽松的驼色帽衫,深色运动裤就算松垮垮的,他个子高腿长穿着还是很好看。

头发毛躁的蓬起来染过以后在客厅发暖的灯光里显得颜色更浅了点。

大概因为在家,神情也多了几分慵懒,让田野觉得放松了不少。

"关于你上次说喜欢男生的事,我想我应该有可以帮你的地方

其实我也喜欢男生,如果你不知道怎么面对的话,你可以先假装我是你喜欢的那个男生。。。

“不用假如。”金赫奎的话被田野匆匆打断

他大声说完反而又战战兢兢不敢看金赫奎了。

“那我可以教你的更多了”

抬起头来,金赫奎一点也没显出吃惊,反而勾起嘴角,一副了然的样子。

田野还沉浸在深深地困惑中就被金赫奎突然凑近的唇颇有技巧地吻住了。

田野很快就腿软的溃败,退后靠到墙上,深深喘气。

“怎么样学会了吗?”

“学会了,学会了,停停停。”

“好,那你给我展示下我的教学成果吧。”

.....

田野转身要走,被金赫奎拽住。

“等等,还没教完,你还有很多要学的。”

10.

天冷起来以后,本来就爱赖床的田野最近更不乐意起了。

醒了以后在坐在床上看书的金赫奎旁边来回蹭着。

“怎么啦?”

金赫奎看他一副有话想说,却又说不出口的样子。

“没什么,”田野翻身滚远了点,

过了一会又裹着被子蹭了回来。

把半张脸闷在被子里不清不楚地问

“就这些....你以前也这么教过别人吗?”

金赫奎听了个半清不处,反应了一会才明白过来,

笑着拽着被角,贴着他的耳朵说话。

假装想了一会,看田野渐渐要生气的表情,才说

“没有,从来没有实践教学过,你是我大弟子。”

田野还是别别扭扭的样子,但也不抵触他靠得更近点了。

“也是关门弟子了。”

END

这种时候发糖就好好打tag了。

不好吃就多包涵吧。


 
评论(26)
热度(134)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