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ict

"我出去一下拿个东西。”

田野在门口突然的一声打断了金赫奎的发呆。

他扫了一眼摆在眼前好久的文件,翻到一边。下一页没看两行,又开始分心。

他叹口气,干脆把纸页整理好摞在一起放到旁边,从厨房煮咖啡。厨房连着客厅,他站在落地窗前面,等着水慢慢蒸腾起来,变成褐色从滤纸中一点点漏下去。

住在高层的好处是很安静,听不到街道和行人的谈话声。

在这个高度他能看到的田野显得很小,甚至像是虚拟的模型。

他正走向另一个在楼下等着的人,两个人看起来站得很近。

金赫奎的额头抵在玻璃窗上,呼出的湿气在上面留下一片水雾,模糊了楼下的画面。他用手指在水汽上面随便画了几笔,去厨房拿了刚煮好的咖啡又坐回了书桌前。

算起来自己大约是快两年前第一次见到田野的。 他从一开始就猜出田野是个新人,也不太介意田野是那拨的人。 他身边这样的人不少。他手里利益链和把柄都不少,所以各式各样的势力安插过来的,手段比他好的,演技更逼真的,更冷静沉着的一抓一大把。

相较之下反而是田野还带着稚嫩的紧张感倒和那些人都不一样。

还有一紧张就咬手指的习惯,谁会找个这样的人来当线人。

太让人不放心了吧,他一度这么怀疑,

最后发现最不放心他的人成了自己。

像自己给自己下了个套。


那时候,行内认识金赫奎的人都知道他有个十分照顾的小助理,

好像还带着点婴儿肥,被保护地很好,从在街头打打群架当小混混直接被带上来,几乎所有人都默认他是被金赫奎看上了,田野的青涩感当作保护色也刚好,甚至没人觉得他会拔枪。

那段时间,连下面给金赫奎送来的女人都少了很多。

让金赫奎大大松了口气,那些女孩多半是被安排来监视他的,应付起来麻烦,不留下又得罪人。

手底下的人都说原来金赫奎喜欢这样的啊,他每天都带着田野,看起来总像最初的热度还没过去。

也没谁找不愉快送其他男孩子给他,况且做他们这行的找个像田野这样高中生似的男孩确实也太难。

金赫奎回绝起来也理直气壮,“我助理知道了可能会不高兴的”他做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

这些正好把他控制在安全范围内的“合理”利用,田野都是不知道的。


他只是觉得金赫奎对他好像格外的好。

“meiko。”金赫奎倒了杯茶推在他前面,“小心烫。”

神色和语调都是少见的温柔,旁边没几个人见过,都惊得瞪大眼睛看着。

去外面应酬会面也会带田野坐上桌。

刚开始田野不习惯极了,他平时只沉迷于小龙虾和撸串。

对面前也不清楚几份熟的牛排,犹豫着想,是左手拿叉还是右手拿刀来着,半天也下不去手。

直到金赫奎看他好长时间不动手,拿走了他的盘子,动作熟练甚至带着点优雅把那份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刚好可以吃下的大小,再把盘子递给田野。

端过去的时候,看着田野冲着他笑的嘴角都是宠溺,眼角弯下来没了半点凌厉。

为什么这时候也要虐狗?众人怨念地扭开视线。

原来金家的儿子看着飞快接手工作,行动雷厉风行,实际是个情种,注定成不了大器。

连带着几位父亲的老朋友也对金赫奎稍放下心来,不再常常找他麻烦。

田野最初不是没觉得奇怪过,还有点胆小的关系,不敢直接去问金赫奎,

想了很久,一脸纠结地问了跟了金赫奎挺久的司机大哥,

“金赫奎是对每个助理都这么好吗?”

司机大哥不明就里,以为上司的小男朋友吃醋了,这是突然绕着圈问他前任的事吗? 顿时紧张起来,没回答好自己可就完了。

“不不不。。是,金。。金总他就有过你一个助理。”

“啊。。。那他之前为啥没找助理啊?”

“。。。。我也不清楚,你别问我了。”一贯沉着冷静,眼睛眨都不眨一脚踩到一百八的老司机,满头是汗,飞快地直接跑走了。

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为啥还要牵扯到我。

而田野没注意情况尴尬,还在琢磨,现在的嫌疑犯都这么温柔吗?

那...自己作为小卧底是不是也该对他好点。


第二天田野来的时候,金赫奎正在打着领带,衬衫合衬服帖地微束着肩让他的动作变得有点困难。 

田野就顺利成章地走了过来帮他理了颈后的领子,想帮他把领带系好,绕了几圈之后又发现不太对,差点缠成死结,立马就甩手不干了。

“你自己来吧”田野的指尖从他脖颈和锁骨边的皮肤滑过去,金赫奎觉得自己汗毛都立起来了,忍住了没有发抖。

不喜欢别人随便碰自己是他从小就养成的习惯,长大以后才学会了忍下来和陌生人握手。出生在这种高危职业家庭里,像头部,脖颈这样的重点部位更是他人稍微离得近点都会非常警觉。

田野这样的动作难免让他不适,可是他却发现自己自己并不讨厌,一瞬间心上仿佛像拂过了羽毛,却和田野的动作一样,轻轻掠过,让他痒得呼吸一窒,是被触碰了从没被人碰过的地方感受。用手使劲拽住了领带才忍住没把田野的手重新按回来,无辜的领带上多了两道折痕。

“你下次要不带领结算了,这样我能帮你。”

田野还在为了刚刚的事絮絮叨叨,看起来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玩笑里带了点撒娇地语气。

金赫奎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假戏真做”这几个字,不停扩散着甚至把其他感知都要淹没了。

“Meiko”他有点下意识的叫了他的名字,

对方应该是没想到突然被叫到,眼神迷茫地对上了他的眼睛,

到现在金赫奎还记得看进他眼睛里时的样子,真是干净啊,像是茫茫的雾气,就算是茫然,瞳仁里还是透着光。不是特别亮,倒像是走过了那片雾气回到家时看到窗口氤氲出来的暖光。

还是个没心没肺,心无城府的小孩,反而没由来地更让人安了心。


金赫奎听到田野拿完东西开门进屋的声音,马上跑到自己身边抱过来。他随便套了件显得有点臃肿的外衣出门让本来就显小的他看起来又长回去了几岁,身上还带着点冷气往金赫奎身上蹭,他也不介意。

这么一年多,身边的各种事几乎都变了,两人关系倒是也真的坐实。

田野身材抽长不少,五官在脸上显出线条后变成越来越引人觊觎的模样。

金赫奎伸出手捂了捂,看他的脸颊泛起微红,恢复原来的温热。

只是那双眼睛还是以前那样,还是看不清却还是微亮,让他特别想相信。


那天还有后来一直,他都没看到田野拿回来的文件。

但是那不重要。他后来也只记得自己一次次去看他眼睛里的亮光。


-------------------------------------------

写到剧情复杂的地方就很卡,马上期末啦,希望也能不再当个咸鱼




 
评论(13)
热度(38)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