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graph

勿上升真人,勿转。发糖向短篇,比较扯,比较俗。

还算在过年阶段,希望大家能看的开心

 

在我离开的那些时间里,我会记得你是怎样吻我的。

在第六街的那盏路灯旁边。听你在电话里轻声说,

“等我回家。”

---------Ed Sheeran “photograph”

 

“不要随便让人帮忙搬家!”

 

如果金赫奎现在可以发表一句重要的人生经验, 他一定要声情并茂,声泪俱下地把这句话告诉所有人。

是的,最好谁都不要叫,甚至是现在最亲近的恋人都不要。

尤其是收拾从小住到大的房间,在开始整理后才发现,原来以前都不注意的那些小角落,都漫不经心地藏着自己都已经埋在记忆深处的黑历史。

现在被恋人发掘出来,让人后悔当年怎么就没把这些真的埋了。

就算如今这些零星地“记忆碎片”上面已经沾得都是灰,金赫奎却只想让上面再倒上几吨土。

现在田野正舒服地卧在他卧室墙角的一个靠垫上,目不转睛地翻看着刚从他床底下翻到一本漫画。

虽然和金赫奎谈了挺久恋爱,很多漫画里的韩文配字他还是只能看个半懂不懂,但是漫画封面上粗体加大的18和X明显体现了世界各地人民的交流大同。

更明显的是内页的漫画,田野完全抱着一种“鉴赏金赫奎欣赏水平”态度看着,翻几页后会拿起金妈妈帮他倒得茶喝上两口,偶尔用似笑非笑地眼神看一下自己。

明明是他看得少儿不宜,无声的空气中似乎却给自己传递着一种嘲讽,一种“原来你当年好这口”的奇怪信息,甚至有一种带着“啧啧啧”BGM的道德批判。

不管金赫奎解释了多少次,这不是他自己买的,多半是十几年前朋友来他家玩忘记了丢下的,或者是哥哥的。田野还是继续跟他打着趣。

而在这之前,抽屉斗最下面的朴宝英海报,粉丝送他的女神签名照,小时候留下的粉蓝色卡通系塞满硬币的零钱包,和忘了夹在那本书里的童年没照好的丑照已经让田野循环乔巴式大笑模式一上午了。

 

慢慢收到他们青少年阶段刚认识那会的东西时,金赫奎更是紧张了起来。

生怕搬个家最后完全撕碎了在伴侣面前十几年的“光辉”形象,直接奔向分手离婚。

这简直是对他深层灵魂成长的探索,从小到大所有犯二幼稚的检讨。

就算他成年后也做过些傻事,他有时还是会庆幸是在自己十八岁以后和田野认识的,让田野少目睹了一些他的年幼无知。

他甚至会庆幸他们一起看过走出那些傻事,包括还一起做过一些,也算留下了不怎么美好的深刻回忆。

不过,现在金赫奎扶着头。事情发展到现在的这种程度,

显然搬家还是自己做比较安全。

最后脾气已经变得越来越好的金赫奎还是没忍住,靠着一部分武力压制(和撒娇)从田野手上抢下了那本漫画书。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常常会觉得两个人成长这么多年的时间经历都是假的,在一块待几秒钟就又回到了十几岁那时候,打打闹闹黏在一起的状态。

之前挺长一段时间又因为工作不能经常待在一起,更是从来没觉得腻过。

田野也依然保持着胳膊腿细长,战斗力较低的特性。而金赫奎在服完兵役更是达到了在武力解决问题时完全压制的状态。

看着田野闹完,都二十大几的人了,除了更修长了,五官神情都变化不大,

也一如少年时打闹过后还带着笑微红着脸,靠在墙上喘着顺气。似乎更引人犯罪了,金赫奎顺势把人压在墙上亲了下。

“别闹。”不服气地田野推了推他。

金赫奎正在想着要不要接着进行点不可描述行为的时候,门口一阵脚步声。

 

“赫奎,你是不是又在欺负我们meiko啦?”

听到房间里有些打闹的声音金妈妈敲了下门就进来了。

“没有没有。”田野赶紧又挪开点,脸更红了些。

他平时也会没羞没躁,当着各种朋友秀恩爱,当队霸也毫无压力。

不过每次面对对他温柔又和善的金妈妈,就迅速变回乖宝宝的状态。

“Meiko又变可爱了,要是赫奎欺负你要跟我说哦。明明自己的东西还让你来和他一起收拾,要不要我帮忙啊。”

田野握紧刚又抢下的漫画书,好好藏在身后,带着十分诚意认真摇着头,

“不用了,阿姨,”碰到金赫奎和金妈妈的视线,反应过来赶紧改口

“妈!”

金妈妈眉开眼笑地走出了房间。

 

“又差点忘了改口了。”金赫奎拿这个揶揄田野,

“你每次叫她妈她比我回家还要高兴,我现在严肃地怀疑你才是她亲儿子。”

“别瞎说了你。”田野又被抱住,在身后的漫画也在不经意的时候被抽走了。

打趣是打趣,金赫奎为了抢回“把柄”认真做些撩人动作时还是让田野难以招架。宽松居家服中晃荡的锁骨蹭过他的脸,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让田野觉得有点热。

 

其实当年金妈妈有找田野好好聊过。那时候两个人还没确定下关系来。

金赫奎只是成天叫田野来找自己玩,偶尔实在忍不住自己也去找他。

被叫去喝茶的时候田野以为是金妈妈觉得两人联系太频繁引起了误会,

在纠结又不好意思中,却听到金妈妈跟他说,

拜托meiko好好照顾赫奎了。

赫奎是有点偏执的孩子,你也知道。

对游戏偏执,对冠军偏执,对喜欢的事偏执。

对喜欢的人害羞又偏执。

比起一个能成功得到冠军的儿子,更想让他成为觉得幸福的儿子。

很感激赫奎能碰到meiko,这样的,是能让身边的人觉得幸福的孩子。

很多喜欢和心思他因为害羞不好意思说,以后也麻烦meiko稍微包容陪着他了。

 

“你妈妈多爱你啊,对我好还不是因为爱你。”

金赫奎现在没有时间去细究里面听着不太着调的逻辑,忙着把好不容易拿回来的漫画丢进了写着“扔掉”的大箱子里。

一边心里高唱: 把昨天都作废。 (田野:你滚!

 

刚处理完儿时黑历史,这边田野就又打开了个抽屉收拾。

金赫奎赶紧去看里面的东西,担心他又找出什么新把柄。

他看了看抽屉里面松了口气,这个抽屉里都装得是些之前在中国打职业时带回来的东西。大多是粉丝送的小礼物,小点的玩偶,英雄手办什么的。

这些应该没什么了,大部分田野都见过。里面的一个拳头状玩具还曾经被用来当作“殴打“他的武器。现在被田野报复性地扔过来砸到了金赫奎胸前。

为了避免田野再找到什么以前的东西勾起不爽打击报复,金赫奎转头去收拾旁边衣柜里的衣服了。

虽然抽屉里尽是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细想起来也没什么用的东西,田野却也忍不下心扔什么,只好一件件包好放进箱子里。

等等,这是什么。

 

在金赫奎漫长的年少中二时期里有一段时间迷恋过拍照。

一开始只是拿着手机随便拍拍,后来开始拿着工作人员的单反,再后来还有粉丝送了拍立得。

毕竟主业是职业选手,金赫奎也只是拿着相机随便就近乱拍,结果是这么个“就近”正好被田野这个邻座,辅助,兼室友全占了。

恭喜16岁田野获得兼职狗仔队成员一名。

恭喜刚成年(非常)业余摄影师金赫奎获得免费兼职模特一名。

于是,那段时间田野有了很多关于自己的照片。

手机,相机里的他还能找机会删一删,而拍立得基本就是噩梦。

一个即时,实体黑图表情包印刷机器就此诞生。

两个人也在“不让拍和非要拍”,“赶紧扔了照片和不我要留着”的各种矛盾中“增进”了友谊。

当然,后来在比赛越来越忙,成绩波动,还有训练任务中,拍照和照片的事都被放在了一边。

看起来好像和年少时的很多事一样,不过是一时兴起,三分钟热度,被新的热情取代,渐渐遗忘。

而田野现在突然在抽屉下层的盒子里看到了那些他以为早就随着照相爱好被一起丢弃的拍立得照片们。

照片上大部分是当时金赫奎身边的东西。 

后来还是被养死了的仙人掌,忘了最后去哪了的羊驼抱枕,每天对着的显示屏和外设,越变越黄的nice。

还有人,基本每一张里都有自己。

那时候脸比现在圆,个子没现在高的自己。

在照片里各式各样的张牙舞爪和漫不经心中被定格。

现在轮到他自己想把这些扔掉,最好再埋起来了。

他把自己的照片们挑出来悄悄塞进口袋里,准备等回去暗地处理掉。

 一边挑一边心里嘀咕,自己十六七的时候虽然算不上帅得惨绝人寰,但起码也是可爱地人见人爱啊。怎么就被拍成了这样。

很多人说相片是个奇怪的东西。

除了它以外人没有办法更直观的从另一个人的视角看这个世界了。

一瞬间的那个视角,或者很多一个瞬间的视角。

看来自己原来在十八岁金赫奎的眼里就是这个样子的了,也亏他还能喜欢上自己。

 

“你干什么呢?”

金赫奎收拾到一半又走了过来,

田野完全没注意到刚才自己还在整理时的叮叮当当,在偷照片时变成了一片寂静。

糟糕,被发现了。

“你干嘛要把自己的照片拿走。”

“你都说了是我的照片我怎么不能拿走。”

“。。。可是是我照得,放回去。”

“等等,这些是你什么时候照得?”

除了一些拍立得以外,还有本相册在最下面,里面都些是关于田野的照片,还有些是粉丝拍得两人的合照。按时间线排着,旁边偶尔还有照相时的时间和场合。

“是粉丝送的。”金赫奎敷衍地说

“这些也是粉丝写得?”田野翻到几页,上面的韩文笔迹明显来自于金赫奎。

有几张照片甚至是连田野自己都没看过的,

大都是他们一起合住当室友时照得,有在宿舍的,也有在一起去外地比赛的酒店。

他睡觉喜欢把脸埋起来,方便就算太阳出来了也能继续睡懒觉,

一方面也是怕自己打呼吵到金赫奎,用被子,枕头挡起来的物理降噪。

所以只剩圆圆的后脑勺和被压得乱糟糟的头发露在外面被照进了相片里。

哎,看来当初录呼噜声的时候相机也没闲着啊。

 

“后来我有放进去一些。”金赫奎脸有点红。

“这些什么都看不清,你还都留着啊?”

“恩”金赫奎拿回来认真放进箱子里,“可爱。”

“。。。可爱本人就在你面前,你还非收集他的后脑勺图片,还弄成册子舍不得扔?”

“恩”

 

未来这个东西最是说不清楚。

他们在一块的时候没想着将来要分开,分开了以后也没想到还能谈上恋爱,

在恋爱里也没想到其中的分分合合,最后异地能坚持这么久。

所以相片才会变得珍贵吧,明明单薄,却难得。

经过矛盾,犹豫,未知的作用力,反作用力,还是能坚定着保持原样,明确的不会改变。

经过气极伤人的冷言冷语,爱极热烈的亲吻拥抱,这样那样的正面负面情绪后,记忆里的那个人可能会变得可憎,疏离,抑或是更可爱。

可相片里真实客观存在过的那个瞬间不会再改变了。

总存在一个瞬间,田野离得金赫奎那么近,在黑暗的漫漫长夜里睡觉时,

最没有防备的时候,能成为彼此的安全感,然后可以放心,勇敢。

 

大概是因为这样,金赫奎钱包里也一直放着张两人的合照。

在分开时,旧的那个在送给田野以后,那张照片也没被拿出来。

算是他的私心,这样也算是田野一直带着他们的合照。

某种意义上他还陪在他身边,可以被他放进口袋里,还是一起去吃饭叫外卖,出门,训练比赛。

曾经田野只要付账的时候就觊觎的那个钱包,现在田野付账的时候用的还可以是那一个。

而他用得新的那个在被换上以后也又被塞进了一张新的合照。在某个装信用卡的夹层里,和钱包一起被放在金赫奎大衣左边的内衬口袋里,正好是贴着心口的位置。

 

 

“iko,咱们搬完家以后去照相馆吧。”

“干嘛?照过那么多宣传照你还没照够?”

“不一样,这次算结婚照。”现在更可爱的样子也要留下来啊。

 

Fin.

---------------------- 

最后占点位置感谢会愿意包容会犯神经,经常跳票不更文,懒惰的我的小伙伴们,非常爱你们。

也非常感谢愿意关注这样的我的盆友们,

还有喜欢着驼妹两个人的每一个大家。新的一年越来越好(比心 


 
评论(25)
热度(145)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