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上了结局。觉得很对不起大家拖了这么久。。。而且还结尾写得很赶,很不清楚(被打。

一直拖着也是因为写到最后越来越发现写复杂剧情无能,写完一直觉得剧情没说清楚,写得也很差。想改回头看又觉得很羞耻,不知道该怎么改了,只能一直拖着没发。。。也不好意思一直拖着了,就先把结局收尾了发出来。等文力提高或者有想法了再补番外或没说清楚的部分,我还是先乖乖写适合自己的简单设定傻白甜复健练笔吧,感觉自己句子也写不好了(哭泣 _(:3 」∠)_

 

     金赫奎觉得自己耳朵里还是嗡嗡地响着,车已经开出去快一个小时还是没回过神来。刚才混乱的场景,在火光里看不清的脸,影绰的身形,一遍遍还在眼前重现着。

    田野早就知道了。大概几周前开始准备得,警队要把他手里所有买卖线路全部清掉的计划,逮捕他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兜了几圈还是到了这一步。他听过一些消息,他没想到的是,田野知道的比他早比他详细,甚至比他更早的做好了准备。

在前面开车的刘世宇一言不发,一直都不看他,甚至抿紧了嘴唇。在这个节骨眼上,把金赫奎送到机场,显然不是他想做的差事。

“里面是暂时可以用的护照,信用卡,还有一些现金,24小时之内你必须走,否则你就走不了了。”

“谢谢。”

“你不用跟我说谢谢,是田野求我帮你我才给你的,这都是他准备好的,我也就是转交。”

对方不想承这个情,抿着的唇角也写着不满,说完必须交代的以后就再也不说话了。

金赫奎也不是爱说话的人,甚至因为之前刘世宇和田野一直走得很近的关系有些说不上来地敌意,更是不会想主动挑起话题,会很乐意晾着这沉默的尴尬。

可是现在,从来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想问他些什么,很多很多问题。

关于田野的。

比如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之前和你的联系是不是就是为了自己的事。

他都为了准备做了些什么。

又是怎么样怀着送自己走的心情,这样一面和自己在一起,一面为分开而准备的。

还有那样曾经大大咧咧的人,在没认识自己前都是怎么样的。

所有这些问题盘结在一起,把问出来的勇气都堵住了,只是一点一点在胸口挤着,扯得心疼。

 

刘世宇认识田野是刚进警校不久。

很快就成了朋友,说起来,其实是因为性格有点相似。

都是聪明,成绩拔尖,但比起来努力又更加跳脱些。生怕变得和其他看似勤勤恳恳,却忘了目标的很多人一样,变得庸常,奔波又迷茫。

是很想要活得自我的人。

他还记得自己曾经嘲讽田野太乖,早早就被明凯拉到手下,将来估计要养成听话的“小跟班”了。

当时田野因为各种事忙得晕头转向,除了跟他提过自己当初失败的单恋,也完全没反驳。

结果,等到一个多月前田野为了金赫奎的事来找自己的时候,发现这个人跟乖巧半点沾不上关系。这样命都不要了,还真是事事随心。他这样的态度,让刘世宇想也没多想就同意了。

组里是在一个多月前的会上稍稍提到收了金赫奎这条线的事,刚开完田野就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了消息,把他拽到一边。

他能做的不多,田野也没有太难为他,只是让他拿过一次金赫奎的档案给他,还有现在开车把车后座这个以前是金赫奎,现在刚刚换了身份的人送到机场去。

他曾经在各种各样的资料里见过金赫奎。

相对于一个生活中的人,他更像一个身份,代表的是棘手的嫌疑犯。

后来在田野的叙述里,金赫奎又成了一只大熊猫,柔软可爱,有需要被保护,田野只要谈起来就带着笑,眼底都被点亮了。

这是第一次面对面见到金赫奎,和照片里一样,他修长偏瘦,套着深色的大衣,被田野匆匆带出来难免显得有些狼狈,但终究冷静了下来。

他的神情看起来完全了嫌疑犯搭不上关系,比起冷漠和残酷,他脸上所有线条都是柔和的,垂着的眼睫在欲言又止地问起田野时,会轻轻地抖,几次开口说“他。。。”却都没有问完。

那个时候甚至有种碰一下就会破碎的脆弱。

当然这些也完全和大熊猫没什么相似,不过他好像大概知道了田野为什么这么喜欢他。

“别担心了,快走吧,他没事的。”

刘世宇最后在机场前关上车门时,回答了他一直没问出来的问题。

是一个出现在理想条件下的标准答案

而在现实里,这无论是不是真的,我们总还要说些什么来安慰

尤其在知道所有担心焦躁都是无用的时候。

 

一个月,

在这期间田野换了金赫奎档案里的DNA资料,

安排好了帮他逃走的计划,

并且成功在收线当天烧了场预谋中的大火,金赫奎

所谓的“金赫奎”已经是一具尸体,倒在那层楼最里面办公室的地板上。

在他们等着锅里的饭菜烧好,就着电饭煲冒出来的热气讨论咖啡是苦点好喝还是要多放些糖的时候,客厅里田野偷来的他的档案应该就安静地靠在沙发上有点毛茸茸的抱枕上。

在那刚剪完细软的刘海蹭他之前,可能已经处理好了那具尸体,从上面取下DNA换到那份原本写着自己名字的档案里。

几个月前会回到把自己推开的人身边,现在也学会把他推开。

他还像原来一样,时刻都带着热度的笑脸下包裹着哪一方都不知道的任务和心事。 一个人最难独享的大概就是秘密了。

他最终还是成了个好卧底,克服这种让人夜不能寐,辗转反侧的孤独,连他也瞒过了。

不是,他一路过来都是个好卧底。金赫奎看着飘到了自己下方的云层,除了离别的难受,竟然还有自己都没想过的欣慰。

邻座的女孩看着这位从上飞机以来就一直低着头发呆的乘客突然勾起嘴角笑了,不知道是因为谁而笑了起来。明明是有点脱线的行为,对方还依然低垂着眉眼神情略显模糊,却还是没由来地让人想脸红。

人类会理解同类,在看不见的神经相似结构里,那些沉淀成气氛的情绪似乎真的会传达。起码在那一刻里,他也一定是真的很爱他。

 

 

还不到二十五的田野那一年以后回警队上班了,自己申请转到了后勤。

金赫奎的事以后容不下他的人太多了,盯了这么久的计划最后以找到主犯烧糊的DNA告终,成了一场闹剧。因为这件事,G市的贩毒线倒是几乎被一锅端了。

明事的人都知道金姓主犯的“死”是怎么回事,却没直接证据,谁也不想提内部人员包庇犯人逃跑,只是大概也清楚是,全都看见田野就来气。

明凯也在看到“金姓主犯葬身火海”的新闻头条认认真真生了一回气。

田野一个月都没见着他,也不敢去找。

一个月以后,还是明凯来找的他,来让田野请他喝酒。

第一次田野这么乐意花钱请人。明凯还是舍不得他去做后勤,白瞎了当年自己手把手把这个小孩带出来,生来托枪的手去给别人端水,他想想还是难受。

田野却拒绝了,他知道明凯这么做得多为难,

“不不不,你别让我回去,你想后勤部的都是警局里最好看的小姐姐们。我的个人问题说不定就解决了呢,是吧,你还让我回去,我才不。”

“你能愿意和我一起吃顿饭就好了。”

 

田野在后勤部一待就是两年,个人问题没见解决,倒是养了只狗。

后勤的事不算多,小姐姐们比起田野更喜欢他带偶尔会带过来的羊驼。纷纷要求他多带着来上班,上司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干脆,由着他们去了

刘世宇说他这是直接他表现自己单身狗身份的象征,田野也没介意,

依然哼着个小曲在警局院里遛他的“羊驼”,

王城问他为啥给一直狗起这么怪的名,你叫它狗都比羊驼正常一点啊,

没你这么取名的道理。

他长得像,田野慢慢地说,蹲在地上看着羊驼追着自己的尾巴跑。

王城看着他的样子有点受不了,

“好了祖宗,明我就也养一只狗然后取个名叫大猫,你看怎么样?”

 

羊驼其实一点也不像羊驼,是深巧克力色的,毛不长带点卷,眼睛圆圆的藏在短毛里,看着人的眼神总是湿漉漉的带点泪光。

也一点都不像像羊驼的那个人,长得矮而圆。

养了一年多个头也没怎么长,反而是肉长了好几斤,完全和那个人不一样,从来不见胖。

这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明凯。

羊驼刚被带回来的时候不听话,又赶上田野心情不怎么好稍微喝多了点,隔三差五会被田野赶出去自己待在院子里,空过一顿饭。

一物降一物,羊驼怕生人,警局里的其他人最怕明凯,偏偏明凯最怕狗。

每次羊驼在田野办公室或者公寓门口打转,明凯就想着法子把它喂饱了。

把它的嘴填的满满的,明凯坚定的认为这样羊驼才不会对咬他感兴趣。

殊不知,后来等到他觉得这只养胖的小绒球不会对他产生任何威胁了,想和它亲近点,羊驼还是对他没有任何兴趣。冷漠地闻了闻明凯还有点颤抖的手,摇着尾巴走开了。

把它关出去的田野打开门,羊驼又屁颠屁颠跑了过去,哼哼着往它主人手心里蹭。还主动躺下让田野摸他肚子上的软毛,完全不顾平时谁喂得更多,谁把它赶出门的,正眼都不瞧明凯一下。高兴着主人终于让他进门了,圆滚滚地挤着门缝飞快蹭进屋子里撒欢去了。

明凯怀疑白眼狼这个词应该是叫白眼狗才对。

“它跟我跟惯了。”田野看着明凯尴尬的样子解释道。

“怎么了,找我什么事?你不是到我这来就是为了逗羊驼吧?”

“我看是它逗我还差不多,"

"来通知你下周局里有和H国的交流,那边要来人说让你们负责来了迎接。你记得别迟到早退,收拾好点,别丢咱们警局的脸。”

“什么人啊?架子还挺大的,这么多事。”田野听到准点上班就头痛。

他有段时间经常睡不好,入睡很浅多梦。

据偶尔喝酒喝晚了在他家借宿的刘世宇说,连打呼的毛病都改掉了。

好在平时也没什么人在乎他几点上班,他也乐得多在床上爬一会。

之前保持多年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忙着训练和任务,生怕怠懈一会就被人甩在后面的日子很快就在记忆里面恍惚了起来。

几年前啊,他们还是警校学生的时候喝着酒,聊为什么要当警察,什么能让自己放弃他们执着的正义感。

谁也说不出来,似乎什么也不是借口。

前段时间又和那一届的学生去喝酒,大家聊起来以前的问题,饭桌上都是释怀无奈的笑声。什么理由似乎都可以被理解,但是时间就够了。

刘世宇压着声音在田野耳边说,我就是没想到你是因为爱情。

田野听着浑身不舒服,只能任刘世宇怼自己,还是个男的。

“被你一说,感觉自己还挺伟大。”

田野从没想过要为爱情变得伟大。

他就是看不下去。

那怕以后见不到他,也看不下去自己喜欢的那个少年没有自由,

和他想要的一切越走越远,背道而驰。

所以也就从来没有想过什么后悔。

 

田野虽是敷衍地应了明凯,倒是也乖乖照办了。

他很久不穿正装,领带扣得有些紧,脖子不大舒服。

站在队伍的最后面,低头打瞌睡,迎接完H国的交流人员,和周公约会了几次,却连那些人员的正脸都没看清一个。

他记得金赫奎以前在H国待过很久,那一星半点的好奇心让他撑着没完全睡死过去,熬过了客套的领导发言。

终于等到散会,稍微清醒了点就忙着去喂羊驼了。

他早上走得着急,忘记了给它倒狗粮。

警队的院子里没外人,羊驼就没有系链子,由着它满院子的乱跑。

往常田野只要拿了吃的在院子里走上几步羊驼就会汪汪叫着跑出来,今天他在院子里绕了大半圈也没找到人,不对,是狗。

田野走到羊驼的狗粮盆前才看到是有个人正蹲在地上逗着羊驼。

听到他走过来,站了起来,腿很长,身形有些消瘦,和记忆里的某个人是如出一辙。

除了头发是黑色的,样貌也是一模一样。

田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这是在迎接会上做的梦还没梦完吗。

“这是你养的狗吗?”熟悉的声线更是让田野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

他下意识的轻轻点头,

“很可爱”,那个人轻声说,却没有看羊驼,只是盯着他。

田野说不出话来,这样的见面太突然,他甚至连想象都不敢。

猝不及防下,田野不好意思看向那人盯着自己看的笑眼,

却又舍不得从他身上挪开眼睛,连眨下眼都觉得很可惜。

他知道自己脸被捏了下,又被揉了揉,却一点痛感都没有,

像被轻微电击了,麻麻的。

腰被环住了,腰侧和背后都能感到微暖的热源。

终于,过了一会之后,他深深突出一口气,恢复了正常呼吸。

被拘束的正装固定住的身体也放松下来,靠在了抱着他的人身上。

那人的颈间传来温热好闻味道,带着过去的影子跟着氧气熨过肺里。

“开心吗?”
田野抵在他肩膀上点着头,含糊地“嗯”着肯定。

二十大几,也是要奔三张的人了,这会不知道怎么像兜了一圈回了小时候。

“我都送你走了,你怎么又回来了?”

“怎么,你不愿意我回来?”

“不是,只是你现在来找我,就再也不能分开了,你可想好了。”

“还有什么理由要分开的吗?”

田野笑着摇摇头。头发被蹭过后,扬起来了一绺。

 

他说不上来幸福是什么感觉。觉得这些和希望一样缥缈。

他不敢希望什么可能,结果这份希望直接自己实现转化为实体以后砸到他身上了。

他还能干吗呢?

他拽上幸福就往家里跑。

“你别急,还有它呢?你不管了吗?你不是正要喂吗?”

“别管羊驼了,没事?”

“羊驼?”

 

fin.


 
评论(10)
热度(21)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