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回路是直的怎么恋爱 3

不要上升真人*n

改了一点点。鸽完就跑真刺激。



对于具晟彬和田野关系突然变得很好,实验室上上下下都表示了深深的担忧。

尤其是在学期结束以后,田野不用上课了,空闲时间多了一些。

桌子上原来摆课本的位置也空了出来。

然后被替换上了《欧洲同性恋史》,《近代同性恋文化剖析》《同性恋亚文化》等著作。把同事们下了一大跳,后来问了才知道都是具晟彬借他看的,因为有点沉就没有带回宿舍,留在了实验室。

虽然田野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学霸,但是他对什么认真起来都是一样的投入。

学术上也是,生活里也是。所以书他也都认真地看完了。

 

书看完了以后,他认真地审视了一下自己,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平时对社科不太感兴趣,更别提看这么学术的书了。

平时研究代码的时间比考虑自己的时间还长,这次为了金赫奎的事能耐心把几本书似懂非懂地看完已经非常难得了。

田野一直没谈过恋爱,在大学同学刚到学校,得到解放以后忙着找女朋友的时候他就开始每天跟着童扬泡实验室了,错过了恋爱最好的季节。后来反而对“喜欢”“恋爱”这些事情越来越不上心了。

朋友都说那是他还没碰上喜欢的人。

这两天看了乱七八糟这么些书,他倒是真的认真想了想。

他以前没怎么喜欢过人,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

最多就是上初中的时候觉得同桌坐的女孩挺可爱的,因为她看起来白白软软的,不自觉得想对她好点,怕她一碰就破了。

这种感觉大概和自己刚看到系草童扬就被他拉去做苦力,却不好意思拒绝的程度差不多。

这么一想,田野觉得自己可能是颜性恋。不过他这些感觉充其量也就算是有点好感而已,连喜欢都算不上。

他平时性格就大大咧咧,对于人际关系并没有考虑过太多,突然第一次认真的思考自己到底是喜欢什么样的人。

原来朋友们谈理想型的时候,他都没仔细想过,现在好好考虑了一下。

他自己就比较瘦,所以也喜欢瘦一点的。最好也高一些,腿长一些比例好。

白一点,鼻子挺一点的,不要戴眼镜,最好和自己专业方向差不多,有共同语言的那种。性格也要温柔点…

田野正想得入神,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金赫奎刚吃完饭,回来路上买了饮料,就顺带帮田野买了一杯。

进来就看到田野坐在床上发呆。

“哎”,他把冰饮料贴在田野脸上,田野还是直愣愣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想什么呢,iko,一直发呆?”

他不知道自己打扰了什么,只看到田野看到自己像是吓了一跳,然后就陷入了发呆。田野被饮料冰了一下,稍微晃过神来,但还是有点奇怪。

说了“谢谢”,还有点害羞地低了头,不知道又想些什么去了。

自从他和具晟彬熟了起来,再看到田野桌子上的书,金赫奎也为自己的组员兼室友感到了深深地担忧。

看到他现在的样子,金赫奎觉得有必要找具晟彬去谈谈了。

自家孩子,就这么被弄傻了可怎么办,以后自己还要养着呢。

 

其实田野一开始只是想得太入神了,确实是被金赫奎突然开门吓着了。

然而等金赫奎走进来,在他前面晃来晃去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这个人和他刚刚想的条件惊人的重合。

又或者说,他想到的那些条件好像是从这个人身上抽出来的。

他后来的呆愣,也主要是因为这个念头把自己吓了一大跳。

他还没来得及确认理想型的性别,难道自己喜欢男生?是喜欢金赫奎吗?

金赫奎拿饮料贴他脸的时候,他瞬间就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以前金赫奎也做过差不多的事,今天怎么自己觉得特别尴尬,特别不好意思。

看田野还是不清醒的样子,金赫奎又捏了捏田野的脸,当然也带着私心。

他们本来就不怎么见阳光,田野皮肤白,还难得的皮肤好。怎么跟着他们熬夜都没长过痘,不胖但脸是圆圆的,看着就很好捏。

捏红了,又帮他揉了揉。结果没想到脸越揉越红。

金赫奎忧心地探了探他额头,心想这孩子难不成是发烧,烧糊涂了,脸也这么红,刚才也不这样啊。体温好像也挺正常的,这是怎么了。

最后实在不放心,还凑近了拿自己的额头抵了下,感觉温度确实没有比自己的高才放下心来,回实验室了。

走之前还把田野的冰饮料抢下来,以疑似发烧为理由,不让他喝了。

金赫奎的脸靠得这么近,像是亲吻前的动作,田野觉得自己要爆炸了。

一边晕里晕乎地等心跳平静下来,一边想他怎么还管我管这么多,田野这会才意识到,

但是他也并不觉得烦,反而挺开心的。

完了,自己可能确实病得不轻,不过不是发烧。

 

结果,和具晟彬关系变好并没有缓解田野和金赫奎之间的尴尬。反而加剧了。

当然,原因还是在田野那边,他从原来看到具晟彬和金赫奎在一起时会尴尬,

变成了只要和金赫奎相处就尴尬,碰到和金赫奎单独相处时这种因为害羞的尴尬程度更是会呈指数型上升。

 

这样基本大大提高了田野的生活难度,

他不管是工作还是回公寓待着总能碰到金赫奎,只要对方一出现他就会陷入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自己是不是喜欢他的深深怀疑。

不管自己已经陷入了困扰,还考虑自己这样下去是不是会给金赫奎造成麻烦。

对了,他已经和具晟彬在一起了。

为啥自己会喜欢上已经有男朋友的人呢,现在还和他男朋友成了朋友,等等这有点乱。但是自己还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喜欢,那这到底算是啥啊。

田野又沉浸到了自己谜一般的小剧场,小情绪中。

完全不知道他现在的状态已经给金赫奎造成了深深地困扰。

 

金赫奎对于组员的要求算是很苛刻了。

之前实验室也给他配过几个研究生,结果全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最后调去了别的组。不是金赫奎受不了觉得人家太懒了,就是学生受不了他组里的高压状态。反正换了几个他都不满意,最后索性一个人都不要,什么都自己做了。

但工作量毕竟太大,长此以往肯定不是办法。

明凯正好看到童扬的推荐,仔细一问,听说是个脾气挺好,莫名人家人爱的小孩,就想着说不定能在金赫奎的组里待住。

难得,把履历给了金赫奎,金赫奎也没有反对,说愿意试一试。

真的来了以后,和金赫奎在一个组,还住一个公寓,也没有被逼跑。

而金赫奎这次也终于人性化了一点,田野犯点小错,偷个小懒,他也能理解。

这样一来,总算让明凯解决了一件难事。


不过,最近田野的状态就十分堪忧了。

自从和具晟彬熟起来以后,除了必须见面开会或者项目讨论,他能躲金赫奎就躲着跑。

金赫奎对人际交往方面不是特别敏感,他们做这行的都不怎么在乎情商方面的问题。他从小就跳级多,比身边的人年纪都小,还聪明。

周围的师兄们一般不会因为什么小事跟他计较。

他也就一直这样迷迷糊糊地,赶走了几个组员也没太在乎。但是现在连他也发现了最近田野的不对劲。他们碰到一起的概率实在太大,就算他再不敏感,也发觉了田野在躲着他。

至于是什么原因他就更不清楚了。

如果说原来是因为具晟彬打扰他,现在两人的关系变好了,按田野的性格也不至于因为这件事跟他斤斤计较。

其实他知道自己原来一直对组员不算好,这次田野来了,他好好调整了一下。

对方在他眼里是个白白嫩嫩的小孩子,刚来不久,人生地不熟的。

金赫奎不仅没为难他,对他很好,前段时间他明明觉得两个人相处特别融洽。

这怎么突然要跑的感觉。金赫奎纳闷又发愁。

金赫奎破天荒地因为人际关系有了烦恼。田野还在沉浸在纠结中。

项目工作停滞不前。

 

关系和项目一样,会卡住,也能有重大突破。

田野的重大突破在于他注册了个微博。一开始只是为了关注国内的朋友方便。

后来也关注了实验室里其他的同事,之后又因为经过陈博的大力宣传还关注了写XX吐槽君等娱乐向博主。

XX吐槽君是住在M国的学生用来吐槽的平台,因为大家都是留学生,生活环境也比较相似,所以吐槽往往能产生共鸣,因此渐渐火了起来。

不过这两年由于偶尔的奇葩吐槽和因为热度大量涌入的段子手而变得越来越毁三观。陈博同学声称自己是抱着社会学研究的眼光来看的,每天积极关注着这个微博上的任何风吹草动。

田野强烈怀疑他只是抱着一颗八卦的内心想摸鱼而已。

不过某一天,在田野又无心工作,不想去实验室碰到金赫奎的早晨。

他在床上翻滚中刷了刷微博,结果看到一个这样的标题。

“我怀疑我被我的室友掰弯了,该怎么办?”

放在平时,大部分类似微博都会被他直接刷过去,但是这次他鬼使神差地点看大图看了看。

“XX吴彦祖你好,我是刚到M国上学一年的学生。

我最近觉得自己好像被室友掰弯了。

可能是刚到不熟悉环境的关系,身边没有亲朋好友比较孤独。

正好我室友对我特别好,虽然比较自作多情,但是已经好到让我觉得他对我有点好感了。正好我们又是一个专业的,所以平时除了在宿舍也经常在一块。

慢慢感觉生活上也有了默契,上次一起看电影,甚至觉得我们有点像电影里面那种老夫老妻的感觉了。比如我们一起吃饭,我抬起手没够着菜,还没说想要哪道,他都能帮我夹好了然后放到我碗里来。

我们两个平时都是大大咧咧那种男生,这种事情其实有点不可思议。突然觉得我们平时有种情侣在谈恋爱的感觉。

结果现在他对别人好一点,我甚至会觉得不高兴,又想想他对我好说不定也不是因为喜欢我,只是单纯对人比较好。一这样想就经常容易心情不好,和他相处也没有以前自然了,现在都有点怕碰到他。

我之前也没有谈过恋爱所以不太懂,想问下大家我这种状态是不是被室友掰弯了?是这么说吗?我不太懂这些不过最近我跟我妹妹聊视屏她非说我这是被掰弯了?想问下大家我这样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室友?我该怎么办?

谢谢吐槽君。”

 

田野仔细想了想自己好像没有妹妹,而且也并没有打过这段文字。

起来查了手机和电脑里也没有记录,梦游的时候应该也没有。

可是这怎么这么像他发得呢?

怀着对这种情况该怎么做的好奇心,他点开了评论。

很快他就看到了最简短,也是点赞数最高的评论。

“是的!追啊!”

剩下的基本都是附和,说什么“对啊这么幸福不去追闲着干嘛呢?他不是喜欢你还没来得及说就是喜欢你还没发现自己喜欢你。”“我爸妈养我二十多年都不知道我想夹啥菜,这是真爱啊。”

田野有种被这四个字拍晕的感觉,一整天都在想,是的,要追,怎么追?金赫奎现在还有男朋友呢。

 

赶得好不如赶得巧,田野迷糊到傍晚,正好碰上明凯看这么多天他和金赫奎,连带着实验室里被他们波及影响的同事都不在状态,想着要做做团建改变下气氛。顺便也叫上了具晟彬和陈博实验室的人去一起吃饭。

一顿饭吃到后面,大家都喝了点酒。

具晟彬好像很爱喝酒,金赫奎跟着被拉住也被灌了不少。田野因为这段时间心情不好大家没强迫他所以还算比较清醒,其他人则都喝得都有点心不在焉,各自沉醉着。

结果就在金赫奎吃到一半去上厕所的途中,田野眼睁睁地看着喝醉了的具晟彬突然抱住陈博亲了他的脸。

田野内心充满了黑人问号脸。

这是什么情况???!


还没完,不过应该快了


 
评论(17)
热度(64)
© YomoY _(:3 」∠)_ | Powered by LOFTER